我真的开始佩服师姐了能在太夫人和大娘子两个人的视线区内工作而且这俩人竟然都不锁门x

果然在每一个今天还能更糟一点的故事里最终会有一件早晚要发生的倒霉事……()fine,真的fine

想看修酱榑酱棠棠安安源宝景宝凯凯明明八给宝宝组一个很很很棒的单元剧梦之队明天打打闹闹鸡飞狗跳✓

你的中期报告的工作量很low,但你的绝望和无知弥补了这一部分x
加油啊大哥哥不能倒下()

听到第二学位的老师把第一学位念成呃,嫡学位,真的是一句嫡嫡嫡地道道道,嫡嫡地道道道(x)

文史类哪里不好了毕竟搞物理真的能算国朝营造百工之一吗……()

其实也没有错付,我觉得就是我好像对于爬梳和研磨和综述更有动力而对于实践和转化和应用不是很感兴趣,至于庶务人情更是大大的不通,which means我适合把自己活活饿死(乐)

意识到自己在找一本书/找一篇paper上有一些非常可悲的经验就觉得我的人生给予物理到底是错付了x

マッシュル-MASHLE-有点子好看的出乎意料了大家都疯的各具特色(喂喂)
meanwhile哈利波特邓布利多和梁龙老师和无限滑板都在这个故事里你们好多元化哦x

空前的批判如懿传的潮流让人意识到文学批评是多么有趣多么丰富多么奇妙的一个世界
……meanwhile创作者还能学到不少反面教训呢(x)

虽然但是,大部分那档子事都挺捏么恶心的,就跟欧美GV一样,别听别信别惦记,能怎么跑就怎么跑(大嘘)

也许在洪水泛滥流民遍地的黄泛区里,九边戍军的钝刀和篝火旁,中亚冷到骨头里的夜风和满是星星的苍穹下的戈壁上,中世纪散发着腥臭味的城堡里,帐篷外被震动带起的声声驼铃畔,刀枪剑雨血海骨原的死人堆里,茫茫无人的大海中,伟大的辉煌的腐朽的在当时人看来穷奢欲极在今人看来粗不可言的宫殿内,在维也纳某个二层公寓的软榻上,在冷风和林海和伏特加微醺的气息中,都会有那样一个将军一个国王一个皇帝一个宗师一个贵族一个伟人支起酸软的腰带着污浊和泥泞凝视着空处,而历史从不会写出这样的故事,不会让人们知道那个关于Patriarchy的核心秘密:当一顿饱饭一件武器一个盟友一场交易一次机会一条贱命择无可择时,高傲的男人们便会弯下他们柔软的腰露出他们没多少肉的胸脯和臀部来去选择那条被几乎不可抗拒的诱惑包围着的、不被要求奋发向上而只被鼓励滑下去到达极乐的被海市蜃楼愚弄的、力量在失败的冒险中已被耗尽的道路()

meanwhile九子夺嫡虽然在夺嫡但是真的没有嫡嫡嫡道,像麻子那种直接“辛者库贱妇所生”的恶毒人身攻击都没有(当然是为了们胤禩作为大反派的b格)
只能说宝宝这个,封建制度嫡庶之别对现代人不是那种南朝鲜校园霸凌而是一些规则怪谈jump scare好伐

二月河当然不是什么anti-Feudalism斗士而且也很有一些什么什么伙嫖的粉头聚麀的小老婆这类山药蛋性压抑之作(喂喂)但是最起码他能够让们奇迹禛禛魅魔禩禩在互相辱追互相嬷塑之外干了好些子什么平定青海策妄阿拉布坦罗布藏丹增什么摊丁入亩火耗归公什么官绅一体当差纳粮这些桥段呢,虽然内容是很封建的但是意义还是朴朴素素的爱民思想和实实在在的对封建制下百姓的苦难吗,meanwhile还揭示了些封建帝制里宗室外戚文官地主集团的掣肘吗

meanwhile大部分当前的呃,历史类作品的anti-feudalism水平都低的不光比不上梦阮公连前些年的TVB和二月河都不如了真的让人赞叹()

不是流潋紫你再来“有我在 你放心”试试呢信不信我现在就召唤梦阮公打爆你()

平常听到吐槽流潋紫的如懿传都是呲个牙乐结果听人一针见血抨击这是对于现世男性幻想投影的梦女之爱轻轻的破大防了

显示更早内容
雾海

雾海是一个开放且不限制讨论主题的非营利性中文社区,名字来源于德国浪漫主义画家 Friedrich 的画作《雾海上的旅人》。生活总是在雾海中吞吐不定,不管怎么艰辛,他还是站在了这里!希望大家在这里玩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