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找的人不在,不想给任何人寻觅。」

🤬 

坚持动态清零和防疫爱好者你直接进方舱别出来。说反抗是闹腾的,境外势力的,我配合你爹,滚你大爷的!别脏我的眼。

窗外全是被击碎的灵魂,穿着统一制服的人又像极了摄魂怪。

“这刻你再忍一下,怎会毫无代价?”

这两天清醒的时间很少。吊诡的是我的精神却得到了极大缓解。思绪和感受断成了线,一截一截地漂浮在空中。白天我是抽离现实的旁观者,夜晚梦中光怪陆离也陪着我尽兴。好吧,无论怎样祝我们在乱流中平安。

无论是感冒还是新冠,我都想大骂这个世界。

能感受同伴的痛苦和快乐的人远比只会崇拜缥缈权威的人拥有更广袤的灵魂。祝福你们广袤的灵魂可以在旷野自由;身躯的碎片能被温柔捡起拼凑。

深夜,适合为一个生命的逝去祈祷和哭泣。

细看,那些站在铁皮一侧,以防疫为名罔顾他人生死的,是伥鬼。我在用最恶毒的话语诅咒你们。

“非典”时期,记忆是湿漉漉的教室水泥地;稀释84消毒液的气味;白色口罩;在统计体温表格中写下未曾测量的数字…未来的我回忆起现在大概是:站方评论精选、咽拭子、核酸、静默…以及被这些名词抹去声音的“人们”。

生存计划:
建一个属于自己的“避难所”,保住我自己的快乐不被虚无消磨;出来后依然要无所畏惧地、真诚地爱人。
Do not let them grind you down.

今天受伤从手被糖炒栗子划破开始,在吃到坏栗子时达到巅峰。 :blobcathighfive:

每次我愈发想死的时候,都代表着我只是想更热烈更真诚更自由地活着。

想做一个展:将“静默”“非必要”“清零”“劝返”“核酸”等疫情专属术语打印并放大;挂上照片,包括不限于:各个城市的健康码,各种在疫情时代讨生活的人,大家的眼神,地上散落的口罩;扔在垃圾桶里的口红,关在家里静默承受家暴却无处可逃的妇女;被倒卖的“蔬菜盲盒”;各种要求居家的红头文件以及“禁止一刀切”的大字。场馆内循环播放疫情相关的新闻……点睛之笔一定是,空荡荡的展厅和门口放着疫情防控的场所码。而这场展最后一步由闻讯赶来的“执法人员”完成。

显示更早内容
雾海

雾海是一个开放且不限制讨论主题的非营利性中文社区,名字来源于德国浪漫主义画家 Friedrich 的画作《雾海上的旅人》。生活总是在雾海中吞吐不定,不管怎么艰辛,他还是站在了这里!希望大家在这里玩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