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Wood 非杠,纯粹好奇想要知道是tiktok app不允许中国号码注册吗,我不用tiktok,刚刚试了一下网页版,注册是有+86的选项的。

这期没听完,感觉就是袁莉在搞tragedy porn,让一个高中还没毕业的小孩讲述自己痛苦的细节,(“你怎么自残?怎么自杀?),毫无新闻伦理,也没有讨论清楚更细致的问题,是找不到对你国和社会有更全面更结构性认识的专业人士来讲述吗?需要这样abuse一个还可以称为青少年的个体吗?而且从袁莉的采访里也根本听不出她在乎这个群体,或者就是这个采访对象。她只能向上采访,一旦采访比她社会阶层更低的人,就很像一般老中人在凝视ta人的痛苦,一种隐秘的享受。

不是,还能从这个角度理解的?不应该是反过来吗?

@kks_111 想到了以前优酷一个三国杀解说BBD,专门解说一些精彩录像,但他的声音催眠到他一期视频够我分五天看睡够一周,每次看完选将就已经快睡着了。。。BBD后来也意识到自己的超能力,每期视频都说“欢迎来到大型催眠节目BBD解说三国杀”😂

周末约会带来的多巴胺也无法抵消上班时想死的心情,上班,我的一生之敌。

不是很懂豆瓣的删条目逻辑。华丽的假期和出租车司机都是讲光州事件的,血腥程度啥的也差不多,当然后者比前者好看很多,但万万全全讲的都是一件事情,为啥后者条目没了而前者还在,就因为出租车司机里多讲了一点外国记者的重要性?

带狗去狗公园,保安大爷:你这狗有性病吗?
我一边:啊? :Parrot11: 一边脑海中电光石火,体检没查过这项、但我狗是dt、但未必没有母婴传播……半本皮肤与性病学闪回过后,虽然不确定狗的先天性性病是什么临床表现和体征,我还是说:没有。
大爷:没有性病不能进去的。
此前大脑里的一切被银趴两个字干碎了。
也许是我的表情看上去太诡异,大爷也觉得我可能没懂,他指了指脖子:有没有注射过性病啦?
我:。
我:芯片是吧?有的。

今年最想离婚的时刻:当你算好自己的tax return所有收入收税退税类目一目了然,因为第一次file jointly结果一加上对象的账户发现数目突然变得一团糟且他对自己的钱完全不清不楚还要恼羞成怒的时候。

想辞职,这傻逼工作是一天也干不下去了。

好困,熬夜磕cp好困,CP是人到中年打不动游戏之后唯一能让我熬到4点的东西

@echo_lkp 关键震级比日本小最下面死亡人数和受伤人数还比日本多得多怎么还有脸发出来啊

同一件事情,你看看给澳门人的版本和给大陆人的版本,就知道什么是歧视了。

显示更早内容
雾海

雾海是一个开放且不限制讨论主题的非营利性中文社区,名字来源于德国浪漫主义画家 Friedrich 的画作《雾海上的旅人》。生活总是在雾海中吞吐不定,不管怎么艰辛,他还是站在了这里!希望大家在这里玩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