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下辈子轮到我当被爱着长大的正常人类好不好

上线steam但不给笔电玩家玩,你该不会以为你游玩家都是pc端吧神金

傻逼tgc 笔电还玩不了手游是吧 我真的生气了!!!

爱人呐,为什么不说话
没有凝视我的时刻就没在爱我 对吗

买了新的游戏键盘,喜欢麻将音,好开心。

有时候真的分不清自己是因为精神病才无法感知自己的情感,还是因为我就是个冷漠贱比。

我一直很疑惑,很多人是怎么将自己的心理创伤或是性格底色又或是情感需求模式对应到幼时的某一件具体的创伤事件的呢?好像她们能确定就是那件具体的事情伤害到了她们。我不行,我的童年是浸泡在饱含毒液的臭水里,天长日久,剧毒渗进了骨血,难以说清究竟是哪一刻的毒液毒害了我,我分辨不出来不同的毒素对我的伤害值是多少,顶多是毒素本身的含量多少的区别。

我明白了,其实我是不需要非我所求的爱意的。

一想到放假要回家就不觉得轻松,没有假期的感觉。
其实回家了也是会过成吃吃喝喝睡睡的日子,但就是不会期待。
是因为所谓的家并没有给我安全感和归属感吧。

今天上了一个7小时的儿童心理教育课,得知了两个巨震惊的事实
1. 其中虐待儿童有一个指标是,如果发现其中一方父母对子女谴责另一个人,比如你妈当着你的面说你爹是个傻逼,就是虐待儿童。作为父母你可以和任何人说这种事,唯独不能对你的小孩说这种事,而且这个排位非常高,仅次于对小孩的肉体伤害,排名第二
2. 还有一个就是如果伤害孩子的宠物,或者威胁孩子说你会伤害他的宠物,100%虐童

回忆了自己的老中人生,一生都在被虐待🫠

《你是一条河》
辣辣是那条永不止息、永恒奔涌的河。那些被政治狂热和人情冷暖操弄蹂躏的日子里,干枯有时,断流有时。
人的命运如河流,随着这片土地上的地势无助的向前奔流,向前走,无法回头。女人的命运尤其。
要如何麻痹才能忍过那些交换活口之粮的夜晚,又要如坚韧才能在连连灾年养下那些幼儿。
母与女之间的缘在其中一方身死那一刻回溯,女儿的体内是母亲的血与肉,是母亲的乳汁。当女儿成为母亲,才理解交汇过的河流永远有着来自另一条河流的那一滴水。
池莉竭力以平淡的笔触描绘命运与历史,但阅读过程中始终能感受到泄露出的扭曲与颤抖。
book.douban.com/subject/182281

性之于男性是权力,权利,是占用与掌控,是将女性变成女性,让男性成为男性的渠道。男人得到一个女性的性,在他眼里就是得到了一个女人的身体,理所当然的也得到了对女人身体的处置权,男性通过性控制住女性,窃取女性的生育权,拥有男女合一的完整生育权。

你国很多社会议题(包括但不限于殖民、共产主义、女权等)的讨论层次落后正常国家一百年是毋庸置疑的,但很多人会把原因归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实际这是完全错误的。你国的经济基础要比发达国家一百年前吵这些话题的时候强上百倍千倍,恰恰是公共讨论远远达不到经济基础该有的层次。
如果你国是一个正常的制度,或者至少是无为而治的政府而非中共这种无死角的言论压制及洗脑,那么以当今世界获取信息的方便程度,再加上你国手机的普及程度,自由世界发生的每一场影响较大的公共讨论都应该迅速普及到你国才对,绝对不可能出现如今这种断代式的鸡同鸭讲,别人在讲普世价值而你国基本盘竟然还在用殖民逻辑来看问题,甚至能说出什么现在是黑人殖民英国法国这种鬼话。
虽然中共的确在不断利用科技发展作恶,比如无处不在的天眼和舆论审查,但必须承认的是即使现在审查再严格,信息传播也比没电的时代强得多。六四时候不靠人肉口口相传,北京的游行广东永远不会知道,而现在胡锦涛被架走的视频尽管被严格审查还是人尽皆知。信息的自由流通是极权最大的敌人,一定不要放弃外面的世界,极权不是无所不能的,否则我们现在还在每天做核酸,要明白每一条自由的言论都是压垮极权的一根稻草。

找工作的过程让我越加迷惑我是想过什么样的生活,对自己想通过做什么工作获得价值感也毫无头绪。
其实一直有个小白日梦,穿进日漫里做一回主角,因为日漫主角故事开始前往往都是迷茫的高中生而最后都以拥有坚定的人生方向而结束。很羡慕呢。

似乎全世界都在怀念七八十年代,在怀念什么呢?透过时间带来的金色滤镜,望见的只有希望。

从今天起相信磁场和吸引力法则,我会好,我很好,我越来越好。

显示更早内容
雾海

雾海是一个开放且不限制讨论主题的非营利性中文社区,名字来源于德国浪漫主义画家 Friedrich 的画作《雾海上的旅人》。生活总是在雾海中吞吐不定,不管怎么艰辛,他还是站在了这里!希望大家在这里玩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