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You’re on your own, kid
You always have been
Yeah you can face this

置顶嘟文

tripleS的在东亚女群体里激荡起小小的涟漪让我感到此刻才是向前的书写,只是我依然有点担心,把试图自杀的少女塑造成MV里精致的模样是否又是一种新的抹杀:掩盖了此类群体的真实经验?

多邻国终于出现新内容了。。莫名有种小时候玩植物大战僵尸出现新植物的兴奋感

每天睡前确认五牛行程 工作结束后再看打歌舞台已经成为了甜蜜的任务 :chi09: :chi20:

找出手账本抄诗,想起毕业那年我偶然听了一期播客讲阿特伍德的《羚羊与秧鸡》,找了pdf版很艰辛地看完了。那时我和朋友还在每天一起上课一起下课,去约饭,给她疯狂推荐这本书。她每次都会打趣说真的想看了,结果也没看。后面我们毕业了,拍毕业照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我们都很识趣地轻松道别,就像明天还会再见。夏天她发消息告诉我,《羚羊与秧鸡》看完了,她很喜欢。那个痛苦的冬天过去之后,她就去了英国。

我们究竟是怎样靠近的呢?两颗相似的心,笨拙地相处。尽管我因这段友谊受过伤害,却并不来自她。

我很想她。

家族群催生的真是熏到我了……重点是用的还是一些不太高明的方法

总是在反复回想自己做过的错事或者是压根没做但自己觉得应该做的事来自我攻击……刚刚突然想到我今天起码说了一句正确的话,并且至少劝阻了一个可能做错事的人,总算有点安慰了

微博用来娱乐至死、一种究极的奶头乐,毛象用来思考和抑郁,偶尔发下朋友圈,发射和有缘人沟通的暗号

说自己冷酷又温暖疑似给自己贴金,那么我就说我是一个喜怒无常的人吧,喜怒无常的人真的不太适合做一些需要跟很多人打交道的工作 :azukisan022:

首先不管贾樟柯是否背叛了自己 但愤怒的波米确实给我的生活带来了一丝快乐

显示全部对话

是什么组成了那些让我柔软的部分呢
又是什么让我坚强

每周日早起已经成为了我专属的“一周开始的痛苦时刻”,晚睡是不再困扰我的生活习惯,所以要碾压晚上的时间睡觉用来早起,真的让我很讨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有时还是挺羡慕(or am I?)拥有美好现充生活的大家的。不会因为精神洁癖而reluctant去做一件事,也不会因为精神洁癖做完一件事后痛苦地反刍。
不过我好像是那种即使痛苦事后也会莫名其妙引以为傲的那种人(?
真的很傲

我在做着一份(虽然短暂)也依然违背了自己的价值观的工作

显示更早内容
雾海

雾海是一个开放且不限制讨论主题的非营利性中文社区,名字来源于德国浪漫主义画家 Friedrich 的画作《雾海上的旅人》。生活总是在雾海中吞吐不定,不管怎么艰辛,他还是站在了这里!希望大家在这里玩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