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才看到那个男比女多3237万的新闻。印象里这个数字好几年前就有了,怎么又炒冷饭。另外很好笑的是 :aru_0010: 这是个再明显不过的统计学花招——通过隐藏或模糊关键组数据来美化自身情况。
众所周知,男性比女性寿命短,因此这个男比女多三千万的数据对现实的作用不会大于一个屁。哪怕在老中,一旦上了60岁,男女比例也会出现逆转,真的能对现实做出有效预测、真的和生育率走向高正相关的数据你知我知他们更知,是育龄阶段(childbearing period)的男女比例,我不喜欢育龄这个词,就用数据代替吧,老中划分的标准是15-49岁,上限浮动在49-51岁。
这个15-49岁男女数量的数据统计精度很低,尤其是近年来统计局自保型摆烂,但可以肯定,15-49岁男性和女性的数量差早已超过3000万,后来的新闻里一度出现了7000万,直到前两年,有人从人口普查里悄悄计算出15-49岁女性为3亿,男性为3.9亿,也就是说,在这一数据中,男的能比女的多出整整9000万,我数理逻辑很差所以至今没弄懂她们是怎么算出来的,同期看过新闻和评论的uu应该有印象!
那3000万或9000万是个什么概念?如图。
3000万意味着一百次南京大屠杀一百次,9000万意味着再打一次二战。
这是我在豆瓣上发过的内容 :11134: 当然,没过几小时就被ban了,我也没保存,截图还是在逛Reddit时眼熟才抢救下来的。同样内容发在扣扣空间里则美美收获了一段超长禁言💅期间还有小吊男来问我“怎么看待一女子将男童抱摔下楼”,我把当年男性强奸和故意伤害未成年女孩的事件一股脑发给他让他评价然后把他删了。
痛骟汝爹!你问我怎么看?
我❤️想❤️在❤️你❤️身❤️上❤️和❤️阴❤️茎❤️上❤️捅❤️九❤️千❤️万❤️刀❤️呗❤️
我在这事后对生育相关话题的参与热情降至冰点,这里没有未来,这里只配亡国灭种,看到各种专家出损招我都只有一句话,哪怕你直接撕下伪装的皮,把现行所有女的拉去强制生育我们也堵不上你们靠杀人杀出来的血窟窿。虽然宏观来说,生育率降低的根本原因是女性逐渐找回生育主体的尊严,但这里的规律总是有悖于人间常理,生育率低迷的主因真的单纯只是把能生的人杀光了而已,你们找不到主因或耻于承认,生死存亡之际还想欲盖弥彰,就算女人是菩萨,大自然也不留情面。
Femicide现象并不罕见,但屠杀到这个量级,以至于“自我种族灭绝”的实属罕见,我甚至想给这种Femicide取一个专有名词——selfcide。
别挣扎了,你不灭亡天理难容呀宝宝!

instagram.com/reel/CneY70yKe-h

这段视频看到我几乎要哭出来。
视频是芷馨录的,她大约是北京被捕一批人中较晚被带走的,所以她预感到自己大约也会被失踪,提前录下这个交给朋友并嘱咐如果被捕代其公布。
仅仅是想到一个26岁的女孩需要去做这种准备我就感到无比的难受和痛苦。
多操蛋的国家才会让土地上的公民去做准备面对这种事情。
距离春节一周不到,他们还未出来。

这两天弦子来香港,刚刚和她告别,现在在回程地铁上。
谈了好些内容。关于性骚扰诉讼公共的部分和大家briefing一下:

1. 性骚扰是黑箱事件。
2. 由于性骚扰是民事诉讼,被告人可以回避。诉讼演变成了受害者的控诉“独角戏”。黑箱的部分无法当面对质。(朱军全程不出庭)
3. 由于1和2,目前中国的性骚扰诉讼不是对受害者的司法救济,成了一种难取得胜利的“羞辱”。(听到这里我好难过)
4. 公民缺乏司法救济。受害者往往不知道自己的权利。比如看卷宗,拿到立案和取证回执等。
走法律途径需要专业人士的协助。
弦子2014年第一次报警一无所知,吃了很大的亏。案件也由最初的猥亵刑事案件转性骚扰民事案件。
5. 性骚扰不能只停留在司法层面。需要在公共领域,大家一起探讨性别文化,制度建设和对权力机构的检视。
要警惕一出现metoo事件,就全部丢给目前司法并不公正的审判,以此剥夺女性在公共领域发声的权利。

她最近挺好的,比之前庭审时胖了一些,气色也好多了。

感觉最近都把自己困在了对困难的想象和焦虑中。回家后一个月没有出小区,每天说很少的话,为论文和工作发愁却不动手。

@haoqun @normanzxy 对,从八万项砍到两万项。FT这个图表显示得非常清楚了

原来的想法不太行,还是得听老师的,已经没有读博的心了

显示全部对话

刚看到北京抓人的消息,就看到了朋友的一条朋友圈。也请大家多多关注转发。

网易新闻2022年度事件盘点
幻想星辰大海不如活在当下

呵呵,一觉醒来得知昨天中午刚和我联系过的一个女孩下午就被朝阳警察从深圳抓过来了

显示全部对话

午休睡不着,以为有人在小区唱戏,结果家人说是在办丧事。

不知有没有朋友关注台赠大陆湾鳄小河一事。
简单来说就是这只珍贵的鳄鱼快被不作为的动物园养死了,活在痰一般质感的脏水潭里,瘦到脱相变形,背部和下腹部凹陷严重,不仅没有充足的水环境,温度需求也跟不上。
湾鳄原产热带,饲养所需温度最低为25度,加之湾鳄身躯庞大,需要常呆在水深莫过背部的水中缓解压力,防止器官衰竭,著名的菲律宾巨鳄洛龙(有记录的最大湾鳄6.17米)就是因为长期生活在浅水和陆地上无法承受自身重量而被活活压死。
小河是目前存活的最大人工养殖湾鳄,正值青壮年,由原主人邱锡河从小养大。人家真的是在当小孩养,取名“小河”,因为原主人是“大河”。小河能活到现在全靠主人前三十年的悉心照料,底子才能这样好。虽然貌似庞大凶恶,但小河性格很温顺,是台南著名的麻豆鳄鱼王,台湾人都很喜欢小河,很多小朋友在他背上拍过照片,后来台方动保认定原饲养环境不符合湾鳄要求,台湾又没有符合条件的动物园能接手,便把小河送来大陆厦门的中非世野野生动物园,原本以为是来享福的,结果沦落至此。
小河刚来第一年就被游客用石头砸得遍体鳞伤,因为游客想知道“它是不是真的”。园方对小河几乎放任不管,由于热度退去,无人问津,直到最近有爬行类动物爱好者发现小河的健康问题已经极其严重,才好不容易让小河重回大众视野。

*首推b站up主爬行天下的这条视频:b23.tv/BWulwxW
非常全面系统地讲述了小河的过去和现在,以及为什么小河需要我们和更多人的关注和帮助。感兴趣的可以跟进这位up的动态。
*up主冬青在动物园的实拍:b23.tv/sv5988T
因为是近距离观察,干货很多,提到了小河目前还有其他疾病隐患。此外这位up特地说道,并不是“大家都喜欢有毛的动物,不喜欢爬行类动物”才导致了小河的现状,实际上整个动物园都是关押动物的集中营,遍地是悲切的生灵。黑熊瘦成闪电,好动喜净、需要社交的虎皮鹦鹉被困在肮脏的小笼子里,还有大热天没有饮用水喝的猪和失去母亲照顾的幼虎……
*渔业局回应:b23.tv/qSiVn9N
专治低血压。所谓酒囊饭袋、尸位素餐,视频末尾有惊喜。

当年的小河:
*《台湾第一等》小马看小河:youtu.be/T99gQW4_MFU
主持人:“怎么会这么大!”
原主人:“是啊!”
主持人:“那是怪物耶!”
原主人:“不是,它是小河啦。”😭😭😭
*原主人泪别小河:youtu.be/Mq7CQuxuq-g

写在最后:鳄鱼的确是“变温动物”,但不是日常口语中的“冷血”动物,鳄鱼流眼泪也不是惺惺作态,虽然比不上虎鲸大象之流的高智商动物,但鳄鱼有大脑皮层,这意味着它们有较发达的脑部功能,比如记忆,能认识人,也能后天习得技能,看视频就能发现小河绝对认得他的主人邱锡河。不知躲在污泥般的脏水潭中时,小河会不会想起曾经给自己洗澡刷牙挠痒痒玩的那位主人。他如今在哪里。为什么他们明明都是两个脚的小小人,这里靠近它的小小人就如此可怕。

#低等构造两脚兽围观高级蓝星物种

让北京的外地外卖小哥再去献血……………………这他妈还能成为宣传点………………一帮傻逼在那宣传我们中国有最善良的人民,是啊你是很善良,所以被拿着去奉献北京国了!

怎么不让北京人自己去献血啊😅。哪怕常驻北京的精英群体去献血也行。

他爹的要把外地人怎样?给你们跑腿送餐再被你抽一管子血,完事丧事喜办吗?

你知道刚抽完血再让他们去跑单,在疫情肆虐的时候会加重感染吗?

这还能歌颂……不愧是明着骂河北人是畜牲的北京👍👍👍。
感觉作恶一百遍,就会把恶行合理化了。

我真诚建议让那些积极策划出去玩的北京人,不献血不准走。没献血不准回,继续一天三个弹窗的配置。

死亡消息提及 

我是真的睡不着,但凡前天晚上抗议的时候,医院、学校、各级领导,认真考虑学生要求的:自行返乡,提供防护和药物,提高工作待遇,改善环境
只要真的考虑了,并且立马让新冠学生得到休息救助,今晚那研究生的命都能保住……才研一,23岁,1999年出生,比我小那么多 :ac_acg064:
结果领导们心里只想着:学生乘火打劫、不愿吃苦,没有奉献精神,第二天立马发文表彰〝自愿〞留在医院一线工作的几位研究生,并且给学生集体开会,提出〝原则上不提倡离校〞,并让导师给学生施压
今晚他们都在吃人血馒头,他们都是刽子手,明明作为医生,最该保护的就是人命
此时此刻,我打下这些字的时候,学校还在压热搜、删微博,领导在群里强调:〝大家别激动,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谁要和草菅人命的家伙一荣俱荣?!现在知道怕了?知道丢人了?我不。我偏要闹到每个人都知道:四川大学华西医学院及华西医院害死了一名研一学生

@board

显示全部对话
显示更早内容
雾海

雾海是一个开放且不限制讨论主题的非营利性中文社区,名字来源于德国浪漫主义画家 Friedrich 的画作《雾海上的旅人》。生活总是在雾海中吞吐不定,不管怎么艰辛,他还是站在了这里!希望大家在这里玩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