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的最后一天,我终于找到工作了,未来第一次变得具象,我也开始了无限的焦虑

被他发现我喜欢他的那一天,他向我出柜了,我哭了一夜。
几个月后我告诉他:“我会永远爱你,只要那是真正的你”“i love u too”他对我说

前段时间他开始用相机拍照,只按快门,不做后期。一起出门的时候,他总是走在我的后面,拍下我各式各样的背影。每次转头都能看到他举着相机盯着取景框,表情专注又天真,让我想起《一一》里的小男孩洋洋

最近舟车劳顿,这两天大概有14个小时是在赶路。不过还是要记录一下今天的开心事:
· 旧锁退休,换了把新的
· 新鞋子不磨脚~
· 全款购入冰淇凌一个
· 和一只大金毛一起等了一个超长红灯,用眼神和他say hi
· 出高铁站时看到一个妹妹拿脚踢着行李袋走,我想起了去上学带着很多行李举步维艰的我自己,遂上前问她要不要帮忙。可能因为我热情得像个人贩子,她惊恐地连声道谢&拒绝,然后迸发出一股力量,拎起了她的行李袋走了。这算是我对她的一种激励,曲线救国了吗?(我不管反正我就是做好事了)
· 在江边吹吹夏夜晚风

狂刷两小时小红书,退出后怅然若失,遂决定将其删除。
结果操作失误不小心打开了它,于是又刷了半小时——小红书,时间的深渊,生命的黑洞

前两天穿着背心和y在街上到处乱逛,每走几步就会遇到一个盯胸男。
y也发现了这件事,他会凑近对我说那个猥琐男在偷瞄你,或者在我被盯时和我相视苦笑..
对明目张胆的男的我一般会瞪到他尴尬地挪开眼睛。于是和y讨论除了干瞪,有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案,完全无解。
(其实在好几次时我会有朝猥琐男竖中指的冲动,但还是不敢)
在去年我还会觉得是不是我自己太敏感/想太多,今年在朋友们的鼓励引导➕自行心理建设下发现他们根本就是纯种猥琐男,停止了内耗,也算是一种进步

半夜因为胃炎去医院打吊针,早上回家后断断续续睡到现在。梦到我在生孩子,在上手术台的那一刻问医生:现在把它打掉还来得及吗。好噩的一个梦

杨梅的味道根本无法填补看到虫子从里面钻出来而产生的心理阴影。如果世界上有一种水果需要被灭绝,那它就是杨梅

几天前买的波士顿皮拍子还没发货,问卖家说是因为订单量暴增🚬

近期做过最有成就感的事:1个月前在postcrossing寄出了20张明信片,目前5张已被收到,全是对方的favorite🥰

“你是巨大的海洋,我是雨下在你身上。我失去了自己的形状

今天给我面试的人姓夏,每次喊他“夏工”,脑子里浮现的都是郝蕾的脸🚬

看《警察荣誉》发现主角墙上挂着一副Leslie和钟楚红的合影,去查了一下是1989年“全港十大靓人”的颁奖仪式。刘德华也被选上了,那个时候他好俊

显示更早内容
雾海

雾海是一个开放且不限制讨论主题的非营利性中文社区,名字来源于德国浪漫主义画家 Friedrich 的画作《雾海上的旅人》。生活总是在雾海中吞吐不定,不管怎么艰辛,他还是站在了这里!希望大家在这里玩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