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是异常艰难的。语言表达功能的先天不足是一方面,每人自带执念偏观偏信偏想又是另一道鸿沟。

人类最早用来对抗时间的是图画和文字,然后现在是照片和视频。多写多拍,你觉得现在的自己没有意义不值得记录,其实是不对的,你没记录下现在的自己和她,回忆就会帮你虚构现在的自己和她。

男人眼中的家务:能不做就不做,因为会达到动态平衡。
女人眼中的家务:拉完屎手边永远有纸,想喝热水时候壶里永远是有,想吃水果拉开冰箱抽屉就能拿,想换干净内裤袜子伸手开衣柜就有,地板总是干干净净。所有这些如果没有人承担,不会是理所当然的承担。
​实际上的家务:属于“看不下去”的人

[也有一种可能,刻舟,求剑的人知道剑不在那里。就像你知道这首歌没办法带你回到过去,但你还是按下了单曲循环,对着刻痕一猛子扎了下去,寻到缺氧也没有放弃。]

[为什么总是有人对自己狭隘的价值观特别自信(此处特指说女人一定要生孩子的),且总是好为人师的教育别人。难道就不懂得,所谓社会经验和生活经验,本应该使人更谦逊,因为时间应该使人看到这个世界有许多和而不同,而非有哪一种生活形态和价值观更高级,能够去碾压别人的选择。]

[她生我的时候,可能有产后抑郁。而失眠那两年,她应该是有焦虑和抑郁的躯体化反应。只不过中国民间会把一些精神上的不适统称为“神经衰弱“,乱吃脑白金之类的补品糊弄过去。]

[不是那种一击即溃,撕心裂肺,而是恢复期漫长的慢性病,似曾相识的场景,对话,歌曲,电影,都会成为一粒接一粒皮下出血的淤点,无论有意还是无意触压,都会引发痛意]

我拍的和别人拍的。同样的场景,每个人的美感跟取景不同,差距就很大 :NNMR24:

[像泥水之中的浮萍一样,撞到了这片烂树叶,又流向了一条浑浊的河流。]

好久没聊的地铁小哥忽然出现,说家里老人上个月底去世了,他突发性耳聋还在挂水。惊讶之余有一种错觉,好像周围人的生活像湍急的河流一样奔波向前,耳边充斥的,都是水流的崎岖纠缠与幽深啼鸣。只有我像礁石一样还在某个岸边望着,不知在等着什么,只是丝毫未曾移动 :blobcatcoffee:

每48小时就要洗头好烦,人类怎么还没发明自动洗头机和洗澡机 :Pkm04:

显示更早内容
雾海

雾海是一个开放且不限制讨论主题的非营利性中文社区,名字来源于德国浪漫主义画家 Friedrich 的画作《雾海上的旅人》。生活总是在雾海中吞吐不定,不管怎么艰辛,他还是站在了这里!希望大家在这里玩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