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你看,云彩陵园
同学(同时):棉花糖——
同学:。fine 你说是就是吧

果然还是要学自己爱的东西,做自己喜欢的工作。
明天四点就要上班我也愿意为了上班变成早睡早起的人。
今晚,life is good

是不是只要发生了矛盾,最后以家人之名一感化,就能赚到眼泪和掌声
是不是父母做错的事永远要孩子买单,还要孩子谅解,发自内心的包容,才算一个happy ending
我不明白,一辈一辈坑蒙拐骗下来还不够吗。

如果人情世故最重要的话,那要程度正义做什么,废了算了

看警察荣誉里他们救下要跳楼的青年之后,所有人都在鼓掌,夹道欢送,感谢他们,可是一想到那个所谓幸存下来的青年之后还要面对他那个让人窒息的母亲,就觉得这些欢笑都很苍白。
他们在庆祝什么呢,庆祝一个生命延续?以阻止它的自毁为荣,但又在它活着的时候对他视若无睹,只当作养料。
这之后也免不了把它当成新闻、故事,这件事就好像这个青年手腕上的一道疤,事实上没有疤,但人人都看得见。

明明知道乳头羞耻要不得,能看出来都是很正常的事,不穿内衣也是我的自由
可是真的这样做的时候还是会提心吊胆,会感到不自信和尴尬,会有意无意驼背遮掩
这是我最想毁掉世界的时刻。

从今天起,做一个快乐的人,不和不合适的人交朋友,不和不一样的人寻找共同点,不和不能理解自己的人强求亲密,拒绝一切意料之外的交际。

莫扎特,莫扎特,没有莫扎特我可怎么活啊

希望所有明知道会伤害别人,但还要做的人,受到加倍的报应

人际关系里的努力和强求,有时候是不是同义词,不然为什么明明是在做理论上对的事,但实际上感到痛苦。
如果摆烂的话,反而双方都会快乐起来。

会对坚持不懈使用微笑表情本义的人感到五分的好笑和五分的敬佩。
这种不为外物所影响的岿然不动,很值得我这种没自信的人学习。

患上一种隔三差五就会忽然充满希望,感觉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病。

又到了无论如何不想做正事的时候,刷手机无聊到要死也不想打开论文集。

凭什么帅T不能有胸,凭什么帅T不能有胸

有的朋友就是,不管因为多少事情,什么尴尬的原因,分开了多久,再见面的时候就是可以很笃定,我们心里从来都没放弃过这段友谊。
即使生活方式变了,爱好变了,但是内里的那些棱角,那些分寸和进退,都还是熟悉的距离。
太感谢这样的友谊出现在我生命中了。

说实话,我会对能做到不舒服就立刻说,有事就谈,谈了就解决,这样一直很冷静,不会被情绪绑架的人,又羡慕又害怕。
对我来说这种天赋很可怕。

到底应该和什么样的人谈恋爱,什么才算是喜欢,什么是谈恋爱,恋爱关系和朋友关系有什么不同,我搞不懂,好难,,

无意间看到了以前的照片,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后悔过,有些人来不及见,匆匆道别只道是寻常,还和往常一样百般不耐,口出恶言,但寻常的日子就那么成为了最后一面。
以往总是情感和理智相悖,做倒也做了,又要摆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现在想来,只剩下庆幸,那不是我和她的最后一面。若是心中明明牵挂,却因为拉不下脸或是拎不清的赌气,留下了什么遗憾,那才是真正的恨。
把每一天当做最后一天来过,对我而言只是不辜负亲人友人罢了。

和解和解,总是要我和解,我要是能解我还问什么,我要能和我还痛什么,我不懂啊,有的东西,我就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啊。

显示更早内容
雾海

雾海是一个开放且不限制讨论主题的非营利性中文社区,名字来源于德国浪漫主义画家 Friedrich 的画作《雾海上的旅人》。生活总是在雾海中吞吐不定,不管怎么艰辛,他还是站在了这里!希望大家在这里玩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