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從xinjiangpolicefiles.org/key-do 下載全部12份新疆文件。作爲在國内生活過的人,這種文風和字體恐怕大家都不會陌生,BBC的手機版圖片反而顯得不真實了。如果網站打不開,可以使用web.archive.org/web/2022052409 網絡快照查看。我們所有人都有責任讓更多人讀到這些材料。

BBC 新疆集中营的报道,其中很多信息,和我17年在南疆采访时跟当地官员接触得到的信息一致。当时成规模化的集中营没有铺开,但应收尽收和强制劳动初见雏形。

我直接问过南疆官员维吾尔族人会因为什么愿意进监狱,真的有所谓的“暴恐”吗?他们轻轻松松地说,就是蓄须啊,头巾啊,手机浏览“外网”啊,转发宗教信息啊。他们会逼迫维族人抽烟喝酒,不服从的也被逮捕。他们告诉我,17年主要任务是维稳,18年是改造,19年常态化。现在回溯,皆成为现实。

关于半强制劳动,我当时进了某个上海援疆的纺织厂,很多工人月薪数百,远低于其他工厂的 1500-2000元/月。我问厂长工人怎么招进来的,他小声告诉我,都是来思想改造的,他们的家人有“问题”,他们受牵连。这跟 BBC 稿子中的 "guilt by association" 一致。

当时,除了见到的各种山雨欲来的迹象,我有个很恐怖的感受:维吾尔族社区被击碎摧毁了。

观察到的一些 facts:
1. 破坏原有的社区,重建大规模安居房,逼迫维吾尔族人离开农村,搬入城镇,失去原有的社会连接。
2. 高失业率。 在农村,很多人无地可耕。盛行斗地主、打台球。
3. 医疗落后。全靠援疆医生支撑。举例:本地医生只能大切口手术或截肢。
4. 离婚率极高,年轻女性被迫早婚早育。家庭内部不平等严重。很多维族男性逼迫妻子出去打工养自己。
5. 维吾尔族人被强行纳入到现代制造业中,原有的生活方式被破坏。他们非常不能适应朝九晚五、工厂流水线的作息。厂长指责他们迟到早退矿工,克扣工资作为处罚。

即使有一天集中营没了,寄宿学校没了,但对于整个民族的破坏性打击,还会延续千秋外代。这些从北美、澳洲原住民的遭遇完全可以预见。

毛象也存一份名单…
2021.5.22——2022.5.22,甘肃白银景泰县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事故一周年。

该案的事后调查可以用愤怒到可笑来形容。除了第一责任人在事发后同年6月9日自杀,其他全部涉事人员都是开除、记过等各种“不痛不痒”的后续,几乎无一人判重刑。就跟去年东三省大停电,造成近二十人一氧化碳中毒,甚至出现死亡的大案…如今也被“看得见的手”有意识地轻轻揭过,荒谬至极。

在名单里又看到了张凤莲……操,内心太难受了。她的命运真的太过坎坷,甚至可以用凄惨来形容。因为意外怀孕,她超生了二胎,被迫丢了体制内的工作,不得不跑马拉松糊口。结果又在她本人被辞退再就业成比赛选手的时候…国家又陆续开放了二胎、甚至三胎政策。

国家犯了一个错误,一个人的一生就这么没了;国家要改一个错误,一个人的一生也这么没了。

如今还有谁会记得她的悲剧…再为她的不平鸣冤呢?

不仅仅是资源被浪费这么简单,如果懂一点经济学的话,应该知道在这种政府政策完全忽略市场规律的情况下去介入市场,生生创造一个如此庞大的行业会有多危险。在这样背景下诞生的核酸市场会伴随着很严重的投机心态,以逐利为导向,以抢占“渠道”为先,检测的规范程度,检测报告的正确性都是次要的,甚至看到有报道说因为急需检测机构上线,很多审核都简化了。也就是说原有的监管机制都可以不管不顾,只要增加核酸的检测数量就万事大吉。最后结果就是劣币驱逐良币,有多少核酸检测报告是可以信赖的,我都要在心里打一个问号。但所有的管控都以这个报告结果作为判断标准,管控能有多正确有效呢。

显示全部对话

这个问题非常的实际。因为这些政策创造出来的企业、岗位、设施,要如何处理?在新冠之前,pcr的检测仅仅只是众多检测项目中间非常小众的一种,以前只是用于检测肝炎病毒之类的。现在大量购入pcr的机器,公立机构不够用了,私企大量入场。而且在有了场地和机器后,核酸完全可以说是一个劳动密集型产业,因为大量的流程都没有自动化,大量的岗位被创造出来。核酸检测的未来在哪里,更加像是一场政治赌博,更理性的思考的话,明明疫苗才是更加长久的生意,但是如果赌对了呢?这是一门非常非常赚钱的生意,而且比疫苗风险、门槛低得多。我看到一个数字:东吴证券按最极端的情况估算过,如果中国所有一二线城市都实施常态化核酸检测,按每48小时一次核酸计算,每个月费用约为1436亿元,一年的成本是1.7万亿。相当于2021年中国GDP的1.5%,公共财政收入的8.7%。

显示全部对话

昨天听了一起节目讲《现代性》。现代社会的重要标志就是以认可和信任科学理性,取代依赖经验;抽象的社会系统,比如市场,法治,取代具象化的“人治”。
科学是可以被信任的,因为即使你自己不是某个领域的研究者,也可以信赖科学并享用科学带来的便利。并且你能够确信在你对科学有所疑问的时候,你自己是有条件去学习了解的,它是经得起怀疑的。
因为信任科学,所以人们会更加依赖抽象的理论,抽象的思考。所以才有各种制度化,体系化的东西诞生。社会会形成一种理性思考的倾向,就是我们希望事情是有据可循的,就像科学一样,是可以被论证。一个制度完善的社会才是值得被信任的。
从这两个角度来看,现在的中国完全在“现代”之外。

解封又有什么用呢,从此生活里要面对48小时72小时核酸,处处扫码打卡,恐惧行程码带星,公交“三码合一”,恐惧随时因为不知道哪里发现的确诊病例导致封禁,恐惧自己感染covid-19。恐怕这些东西都不会随着疫情结束而结束,就跟地铁里的安检一样,从简单的安检到一整套监控体系,人员,不是一天两天建设出来,当然不会因为没有需求而撤走,只有不停的加码。况且所谓“疫情”根部不会结束,病毒不会灭绝的。之前健康码推出之初就有人担忧,绿码会绑架人的生活,侵犯人的隐私,然后现在都实现了,越来越快速。

感觉就像魔咒,明明跟初试面试官聊得很好,复试面试官又觉得不合适不安排复试了。我搞不懂,是简历上写了什么地雷吗?

給象友們推薦一個paraphrase軟件。把自己寫的英語句子放進去,就會出來更好的版本,比如説詞匯更加多樣,結構更加清晰。如果自己不滿意,還會提供近義詞替換等其他操作。太好用了,誰用誰知道。
啊!我那屎一般的英語表達。
鏈接如下:quillbot.com/

@dearsadgirl 我以前也是这样想的,然后我看了一个六四学运的纪录片去查了一些资料,发现一开始军训是为了整参加了天安门广场抗议事件的大学生,最惨的是北大,六四惨淡落幕后不管参没参加的全部被拉去高强度军训了一整年,很多人都练残了搞出了心理问题,然后中国共产党为了不让六四的事重演从一开始就消灭大学生反抗的意念就普及到全国各校,一直延续到今天。至于我们认为的锻炼身体让彼此熟悉加强集体团结,大可以采用更温和的方法,比如新生联谊,一起做项目,开设大家感兴趣的体育课之类。军训的核心是训练大家极端地服从,不管是合理的还是不合理的,只要想清楚了这个就能恍然大悟了。

王志安说他要在海外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我就会很奇怪,难道在国内就不是堂堂正正么?
他说的堂堂正正,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不收任何政治关联势力的钱。所以是否可以推断出,他在国内是有收钱做事的?结合他另一期节目,解释他是怎么被封杀的。他说怀疑是因为曝光药企的原因,为了让账号恢复他尝试去联系药企说可以为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去做妥协。这种妥协思维可以说是国内媒体人的典型,通过搞通关系去写报道,又可以迫于各种压力放弃报道。
他现在既然已经决定出国大干一场了,但似乎他还停留在体制内的思维里:重要的东西是人脉,资历,关系。但这些他曾经依赖的逻辑在出国之后能有多少用呢?他会说很多很“骄傲”的话,说要做一千万粉丝什么的,在我看来他现在这些雄心壮志有点幼稚。油管上的千万粉丝和国内的千万粉丝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他心里可有数?

显示全部对话

王局在油管的节目看了几期,他的内容是不错的,但中间有一些我听过会觉得很有局限性的点,让我觉得这样一个“顶流”说这样的话会很不合适。其中一个是他专门做了一期节目说他不收政府的钱,表面自己一个中立媒体的态度。现在我比较反感媒体的所谓政治中立的态度。在国内这种皇帝的新装式中立还不够多吗。很多人会评价王局,说他是“懂的”,在国内他可以当知道皇帝是裸体但是附和大多数的人,假装不懂。在国内普通人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自我阉割就罢了,在政治高压中做媒体无法有自由的表达也罢了,但是现在他出了国还要高调强调自己不拿钱所以是中立,这个境界我觉得实在是有些幼稚。人虽然出国了,但还是在体制内的做法。

昨天在推特上一个在youtube发新闻视频的博主王剑疯狂在攻击另一个youtube博主王志安。这个王志安之前在央视做调查记者,后面莫名被国内封杀之后人去了日本,最近开始在油管上做节目了,粉丝涨得比较快。我看了他的几期节目,自我感觉他的整个言论就跟在大陆的媒体人一样有自我阉割感。但他确实调查记者出身,整个节目的风格是比较扎实,讲究去挖掘信息的。
王剑在推特上攻击他说他是大外宣,另外他转发出来很多为王辩护的账号,确实都是五毛账号(注册历史短,发推少,粉丝少)。看到这种场面也是有些无语,华人世界的做时事评论内容的人也不多,大可以用内容质量说话。如果王真的是大外宣,他是藏不住的,以后看他说什么话就知道了。完全不必现在就大棒子打死。是不是能辨认出大外宣,自己能独立思考的话应该可以判断出来。

昨天梦里在努力回忆,到底失业多久了。最后想起自己已经没有工作两三年了。梦里想“这么久了吗,怎么没感觉?确实这么久了”

和人亲密接触人体会分泌很多让人感到愉快的物质,多巴胺,催产素等等。我觉得跟动物的毛茸茸接触应该也有类似的机理。深夜了,要谢谢小猫咪。陪伴真的很宝贵。

昨天翻了一下前两年玩乌贼时录的短视频,真的十分欢乐,现在看依然能一边笑出来。还有一百多天乌贼3就发售了,以前的朋友们会回来吗?

“我的眼睛不行了”,他终于说话了,“就是年轻时,我也认不得那上面所写的东西。可是今天,怎么我看这面墙不同以前了。‘七诫’还是过去那样吗?本杰明?”

只有这一次,本杰明答应破个例,他把墙上写的东西念给她听,而今那上面已经没有别的什么了,只有一条诫律,它是这样写的:

所有动物一率平等

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

更加平等

摘录来自
《动物庄园》
乔治·奥威尔

今天是甄嬛的生日,轉發這個甄嬛,你也會目送皇上駕崩

显示更早内容
雾海

雾海是一个开放且不限制讨论主题的非营利性中文社区,名字来源于德国浪漫主义画家 Friedrich 的画作《雾海上的旅人》。生活总是在雾海中吞吐不定,不管怎么艰辛,他还是站在了这里!希望大家在这里玩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