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服务器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置顶嘟文

嘟嘟嘟听上瘾了,好像水滴之精灵

置顶嘟文

太喜欢“雾海”这个名字,本来就中意黑夜,所以当初毫不犹豫将界面设置为暗色主题。继续分享“夜”之绘画,继续和新旧朋友夜航。

昨天看了象友推荐的2019年BBC六四纪录片,有个小细节又感动又好笑,当年的学生在镜头前讲,五月份的那二十几天,小偷群体宣布罢偷,支持学生。

建议读一读库尔德人,尤其是 Rojava 的历史和现状,对我是蛮提气的。
David Graeber 转述一个 Rojava 居民的话,说她们并不追求「建国」,说,因为区别不过是 secret police that speaks my language.
我常常想着这句话。
并且,天塌下来也好,天上掉馅饼也好,既然是白日做梦,何必局限在选镣铐的质地花色,何不梦一梦打碎了镣铐呢。

开一个号用来记录11月27日晚的海珠广场,有可能用后即弃。全部是个人视角,不代表全局情况。没有全程录像,大部分凭记忆复述,存在偏差,不连贯,顺序颠倒等。概括来说,比起乌鲁木齐、北京、上海,还有广州的城中村,警方采取的措施平和得多。(1/n) 

我到达的时候现场已经僵持了一段时间,有一些协警和辅警组成人墙,挡在举白纸的人群前面,外面是大量围观的人。人墙没有闭合,我绕过去从后面加入。靠近的时候我在害怕,但当我真正走进去喊出第一句的时候,我忽然感到非常温暖,非常安全,即便理智上明白存在危险,我也感受不到半点恐惧了。旁边的人也刚加入,伸手要了张白纸。喊了一段时间口号,有人喊It's my duty,最激进的也只是不做奴隶做公民。
人们数次试图向前走但被人墙拦住,并发现人墙渐渐闭合了,没有外面的人能再加入,不过内外距离较近,甚至可以过来握手。有内侧的人隔着人墙分发白纸,起先受阻拦,他大声说现在发白纸都犯法了吗?之后警方渐渐不再阻拦。有人说不用过来也可以,在外面也可以参与。隔着人墙,一米之外真的有很多人举起手上的纸。
有人说这哪里是白纸,这不是我的论文吗。有人说为什么要拦着我们,拦着我们怎么去做核酸?在这样的环境里听到幽默的声音,我很高兴。
外侧和内侧的人群分别有人墙挡着,随着时间推移ta们慢慢拉开两边的距离,外侧的人群已经到了马路边,加上人墙,看不清情况。有一辆警方的大巴停在马路上。对面有人喊打人了,可能接近网上视频中有人被抓的时间。这边有人喊不要打人,和平等等。从那之后,对面数次喊放人,我们也跟着喊,以为是催促警方释放被抓的人,晚些时候意识到,后面几次ta们可能是想要警方放了我们。
大部分时间内侧是在僵持,我们想出去,人墙拦住。最激烈的冲突只是偶尔因为肢体接触争执,很快就会有人劝开。有人因为太挤而呼吸困难,人群空出一块地方让其休息。在这里提醒各位,以后在类似活动里也要尽量避免拥挤。有无人机低空拍摄,声音很响,只要不是特别嘈杂就很容易发现。
组成人墙的人员年龄不一,看起来无聊又尴尬,只想完成任务。不少人试图和ta们沟通,问你们有什么必要拦住我们,你们也有家人,你们的家人也可能被封控政策伤害;我们不想搞破坏,只是想纪念我们的同胞;想想你们最初当警察是为了什么,警察是保护人民的职业,等等。几乎没有警方人员说话,有也是说不要靠这么近。有人很平和地说,可能你们让我们走会丢工作,那希望你们至少能把我们的话听进去,好好想一想。

邻居去户政部门办事需要48小时核酸阴性证明,刚刚在寒风中排队两小时等待核酸。回来之后她告诉我们,海珠发布官方公告中的很多所谓的「便民核酸点」是没有开门的,只有社区医院的核酸点派一位员工进行核酸检测。并且你必须出示需要核酸结果的证明。有两位女生自驾从广州去深圳,工作人员表示出行证明中的飞机、高铁、火车不包括自驾,劝返她们不允许她们做核酸。核酸亭只有一个人,要检查绿码、扫描个人信息、确认证明,不合规定还得劝退别人,最后才是做核酸,跨市流动难于出入境。核酸证明现成了严苛控制人口流动的一道新关卡,你能做的就是原地生产、原地生活,你在的地方就是你的方舱,如作他想政府会努力给你使绊子。

我完全无法理解这一切脱离常识与逻辑的防疫政治到底要将我们带去哪里。感觉自己就是农场主理论里的鸡,在完全荒谬、变态、不可预测的社会环境里不可能再有一丁点掌控生活的自主性。

@board

免费翻墙软件,从安全和品质来抉择的话,

pc机优先选择:迷雾通和自由门,

安卓手机优先:迷雾通和V2ray VPN。

理由如下:迷雾通是久经考验的产品,非常稳定;
自由门和V2ray VPN,都是法轮功提供,自由门是历史最悠久的翻墙工具之一。

法轮大法和共党有不共戴天之仇,因此安全上没太大问题的。

只有上述软件出现短期意外,或不能满足高分辨率的要求时,才考虑用其它途径的工具替代。

我在纽约学过一段时间的探戈,深知灵活控制身体和与舞伴配合的艰难。想起以前看过的一本关于一个来自西方的女子来布宜诺斯艾利斯学探戈的书。她讲到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地下探戈舞厅。非常令人神往。

探戈的音乐底色是悲伤和愤怒的。男女舞伴脸贴近,近到一曲结束会接吻。女舞者用高跟鞋的鞋跟轻轻划过男舞者的后背,灵活的双腿互相缠绕,两人像是情人又仇人。
故事背景是一个酒馆,歌者也是讲故事的人,他和舞者有时从舞台幕布中出来,有时从观众席后面出现。
图中那一段舞蹈让我印象最深刻---演绎了一个完整的悲伤爱情故事。两人相见,纠缠,女子的手抚过男子的头发。最后男子离去。歌手在舞台上唱着悲伤的歌。女子走上台,额头抵着歌手,最后也悲伤离去。
我离舞台那么近,看到空气中飞舞的灰尘,旧镜子的阴翳,磨损的舞台,舞者的裙裾和高跟鞋,舞者伤感的表情。是非常极致的体验。
最后图九是咖啡馆的一个房间,放着大幅博尔赫斯照片。一个像博物馆一样厚重有文化气息的地方。不知道玛利亚儿玉是不是曾在这里给博尔赫斯读过他喜欢的书。

布宜诺斯艾利斯是阿根廷的灵魂。这里人们排队去博尔赫斯最爱的咖啡馆,夜夜探戈舞表演观众爆满。天文馆的科普片结束,人们鼓掌。阳光下漂亮的年轻情侣晒太阳,相互依偎,喝一口马黛茶。一百元比索上印着阿根廷为之哭泣的贝隆夫人头像。


我现在在阿根廷,窗外是明媚的阳光和布宜诺斯艾利斯特有的紫色花树。我被这里人们对足球的热情感染,也去买了一件阿根廷球服。目睹这里的人怎么生活,让我对于这个星球上人类生活的不同方式有了新的想象。

我覺得最近在中國的運動脈絡和分別出現的主體是,先是廣州康鷺的外來務工,接着是河南郑州的富士康工人,再然後是新疆烏魯木齊的市民以及江蘇南京的南京傳媒學院的學生,最後纔是上海烏魯木齊中路的市民~

说起来,黄耀明的IG是我看过最有趣的,这个有趣的标准是:他一边在台北宣传演唱会、受访、访友、做游客,一边作为一个真正的公众人物散发自己的影响力按时按事件缓急地转发人权抗议新闻、港人受审新闻及一系列……

你在他的限时动态前一条刷到他笑的眼睛都大了一号,下一条就是港人受不公正地审判,上一条是友人宣传他的演唱会,下一条就是白纸抗议相关……完全不觉得割裂,还会感受到一种岿然不动的平静和安慰。

他真的精神肉体(?? 生活都丰富到极致了,你能充分地感受到一个人有如此澎湃的精力和脑力,他既热爱并努力做好自己的事业,同时又在努力关心这个世界……

榜样大概就是这种,告诉你,过好自己的生活,你依然可以关心这个世界的不公,你快乐的时候依然可以愤怒,你幸福的时候依然可以恨。

「大一统」几个字见到就烦,改成全家桶多好

转发(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可以直接联系这位阿姨):
北京一68岁阿姨因家暴离家,报警会被送回家继续被打,妇联等各部门无解。目前诉求是一间愿意租给她的房子或宾馆,她有一定的收入但住不起养老院。有合适的房源、有相关律师、有救助机构,请联系。

省城防疫政策转向,我问同事他舅舅的反应,果然是破口大骂。

他舅舅是靠收租就活得很滋润的那类土著,听说解封,第一反应:丢!把这些捞佬放出来四处走,到处播毒,那怎么搞?怎么搞?我可不想中招!

嗯,这是省城城中村矛盾激化的主要原因,排外、无同理心、自认高人一等的人渣,太多。

至今核酸检测,都要为这些土著设立一条专线或者提供免排队优待。

显示更早内容
雾海

雾海是一个开放且不限制讨论主题的非营利性中文社区,名字来源于德国浪漫主义画家 Friedrich 的画作《雾海上的旅人》。生活总是在雾海中吞吐不定,不管怎么艰辛,他还是站在了这里!希望大家在这里玩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