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鱼 转嘟

@normanzxy @moyu 这两百多万反映究竟缺到什么地步。付不起工资本来不是大问题,但司机走到罢工再全国公开这一步,市政府依然没能力拿钱封口自救,已经不是入不敷支那么简单,而是代表连救命钱都不剩了

莫鱼 转嘟

谷歌了一下慰安妇。
一,日本政府的确道过谦,不止一次。比如
Sixty one Korean, 13 Taiwanese, 211 Filipino, and 79 Dutch former comfort women were provided with a signed apology from the then prime minister Tomiichi Murayama。为什么没有中国女人?
二,日本设立过the public-private Asian Women's Fund (AWF) to compensate former comfort women。61位韩国女人得到42000美金赔偿和道歉信。该基金07年取消。为什么仍然没有中国女人?On April 28, 1998, the Japanese court ruled that the Government must compensate the women and awarded them  US$2,300  (equivalent to $3,824 in 2021) each.
————
(接评论)

莫鱼 转嘟

三,15年韩国和日本达成最终协议,为受害者设立一个8百万美金的基金。大家再也不提这事儿了。韩国人很多不满。
在整个为慰安妇讨公道的搜索中,就一个韩国。这整个成果,全是韩国人坚持的。就没有看到一个中国政府的影子,要是我没搜到的大家补充。我再认错。以目前搜索结果我只想说,日本鬼子固然不是人,你天朝政府比日本鬼子更不是人。每年拿这些女人做秀,操他爹的,做过什么!日本人给赔偿附道歉信。(也他妈够扯淡就是)那你天朝倒是给这些女人收集材料递个申请啊!另外是不是自己也应该赔偿道歉,你们欺负她们比日本鬼子有过之而无不及。啥都不做,那就just shut fuck up。

显示全部对话
莫鱼 转嘟
莫鱼 转嘟

她们,是为了一句“没有老婆安不了心”被逼与驻疆官兵成婚的八千湘女;是根据籍贯被称作“湖南辣子、山东大葱、上海鸭子”的女兵;是被当成父权社会“功绩”宣扬的性奴。
她们连伤痛耻辱都不配谈。
她们也还在等待道歉。

莫鱼 转嘟

人自我启蒙过程。就像闯少林铜人,不同阶段有不同的问题。是否承认“人权>英国”,是蒙蒙的起点;而敢怀疑“大一统”,几乎是最后的关键。很多人承认自由,“大一统”此时此刻就在谈,但坚守阵地是底线而不是不能质疑,系统人权问题。以“大一统”模式来分析问题。 、下不了山。
最近台湾问题又被很多人热议。很多自由派知识分子说出去,还是会回到“统一”上来,或者主张文统台湾,或者期待台湾攻占大陆……我也是醉了。
只要“大一统”这个执念不破,任你嘴上喊再多现代文明的口号,一只脚就必然还在泥坑中。

莫鱼 转嘟

地铁默认所有乘客都是恐怖分子,所以地铁宽敞的入口要被拦截成一条窄窄的通道让所有人在上下班高峰时挤成一团过安检。银行默认所有储户都是电信诈骗犯,所以你的银行账户会被随意冻结限制。国家默认所有人民都是新冠的疑似患者,所以随时可以封城封小区封你家,要求所有人以72小时为限自证清白。而制定这一切措施的人,它们却容不得怀疑容不得提问甚至容不得你张口说话。厚礼谢特。

莫鱼 转嘟

前支聯會秘書蔡耀昌今早出獄了。他在獄中的8個月讀了超過100本書,強調自己仍有「四個相信」,「相信理性,相信公義,相信歷史會走向進步,相信民主會戰勝歸來」。
inmediahk.net/node/社運/前支聯會秘書蔡耀

显示全部对话

又看到一位微博博主感慨,发微博的人少了。这两三年,这种感慨是常态。其实对大多数人来说,微博现在主要是窗口,看看外面、别人怎样,早已不是展示、学习、辩论的大晒场。发博有风险,看看避茧房。还能怎样? 😎

今天突然想起,有日子没在微博没见到@正牌瞎溜达先生发博了。查看一下关注列表,发现禁言了。小号也没有消息。不知道今后还会不会回来。一叹。晚上看到萨尔曼·拉什迪遇刺。二叹。有的时候,一句真话,比全世界还重。(可这个世界有时不要你说😎 )

莫鱼 转嘟

看新闻看到CNN的女记者在喀布尔街头报道。塔利班说要女人全蒙上,但是,女人们不打算理他们,时不时路过的女人们没有一个蒙脸的,女记者的头巾也更像一个装饰品,穿着普通的衬衫,都不是黑色,过路女人也不是。塔利班实在没力气来管女人的穿戴,全国人民90%的人快吃不上饭了。
看着看着,我忽然意识到,CNN们的记者们,是不可能在北京街头这样说着英文对着摄像机侃侃而谈了。“朝阳区群众们”还不得围上来质问批斗。
也不知道谁更可怜一点。

莫鱼 转嘟

诶你说以后丁香医生会不会变成一个91大神那样的地下组织?患者去看病的时候暗暗比个手势(既然是丁香我觉得可以竖个中指什么的),如果医生也是混丁香某个堂口的,一看是自己人,中药就不开了,只是为了免责的乱七八糟检查也就不做了,很多话就可以讲明白一点了。特别是,既然大家都是反贼,就不用费力解释为什么很多药以前医保能报现在不能报了,省了好多事情。

莫鱼 转嘟

我对曼森和德普私底下的聊天记录被披露这件事抱有消极的想法,感觉始终难以撼动——更何况说改变“主流的观点”,也就是支持德普的那一方,很可笑吧。它只会让那些觉得德普是烂人的观众愈发坚信这就是个烂人,而那些不认同这一点的人,他们看到的是一个人的隐私被披露,从而遭到的“不公正”的审判。别忘了《肾、小说与女作家之战》的当事人将群组聊天记录作为呈堂证供的后果,人们即便看到了那些隐秘的恶,也无法再进行审判了,因为他们看到了自己。

莫鱼 转嘟

昨天 tl 出现小粉红,大家犹如惊弓之鸟。
想起前阵子有人骂象友在“建国”,看得哑然失笑,这大概是小粉红最不懂的地方:反贼之所以精神自由,恰恰因为我们无需建国,自由本来就不归属于任何人任何地方。我当然很珍惜这片乐土,但象友的自由不是长毛象赋予的,坦白说,也不与任何一个实例绑定。自由需要守护,但自由最大的敌人,有时候却是这种不惜一切维护死守领地的思维,以捍卫革命成果之名把一代代的反贼驯化成体制的守护人。自由来自愿意出走的底气,哪天要是长毛象沦陷了、被收编了、不够好玩了,像去年的Clubhouse一样,自由的灵魂自会找到新的海阔天空。

莫鱼 转嘟
莫鱼 转嘟
莫鱼 转嘟

毁掉 alive.bar 十分容易。两千个网评员杀进来,每天各发一条粉红言论,足以把「本站时间轴」全部内容屠版;起初这会引发正常用户的愤怒,大家会用种种姿势进行反击——嘲讽的、抗议的、谩骂的、倡议的,然而网评员们不会因此受到伤害,他们只会在统一的指令要求下,确保这些反击嘟文下方的评论多数是具备攻击性的、立场坚定粉红的、引发极度不适的(他们甚至会互动),很快一个正常用户就会意兴阑珊,如同大家今日对微博的意兴阑珊。

只需数月时间,alive.bar 就会被多数正常用户放弃(因为一位正常用户每天看到的内容只有两类,一类是本站时间轴里清一色的粉红言论,一类是自己或自己关注的老用户评论下方一边倒的谩骂),该站点被网评员占领,成为又一个「夺取舆论宣传阵地」的成功案例。随着时间进展,新一批用户里会自然诞生出很多自发性的粉红,因为这就是该站点彼时的社区氛围所鼓励的。

alive.bar 今天没有遭遇这些,只是因为它还不足以被定性为「需要占领」。

文明与体面从来都是脆弱的,从来都是需要被守护的。

莫鱼 转嘟

看了弦子在视频号“米米亚娜”刚录给大家的视频,看得出她的状态很疲惫,压力很大的样子。
她很积极而且镇定地鼓励大家,告诉她的朋友们一切都有意义。
然而我的内心深处还是有起伏。一个人的青春有多少,她诉讼朱军已经耗去了4年,距离事情发生也跨越了8年。她用自己的青春见证和迎接一个几乎不可能胜诉的结果,为未来的受害者们铺路。
弦子在这些年,同行了许多性骚扰的受害者,向大众科普了性骚扰的知识,鼓舞许多人站出来,用各种方式,一起推动中国人权的进步。
所有关注这件事,支持弦子,为之呐喊奋斗的朋友们,我们站在一起,向历史要答案。

莫鱼 转嘟

这也忒乐了
有人在B站发了个 学习猪头肉的做法
然后被炸号
国王的名字响彻云霄了简直是

莫鱼 转嘟

突然想到,超限战本身就是一种超限战。以前总觉得纳闷,超限战不就是不讲武德不按常理出牌吗?这有什么了不起的?人家之所以讲武德按常理出牌,不就是因为实力比你强吗?假如超限战真的有用,就会把别人也逼着打超限战,你不还是得输吗?可是转念一想,炒作超限战这个概念,很可能本身就是一种超限战,而且是超限战唯一的意义——吓唬人。正所谓癞蛤蟆趴脚面,不咬人但是恶心人。恶心你是唯一的目的。现在日本那边的军棋推演,不是怎么对付中国的航母,而是怎样分辨混在渔民里的军人。不得不说他们对中国太了解了。

显示更早内容
雾海

雾海是一个开放且不限制讨论主题的非营利性中文社区,名字来源于德国浪漫主义画家 Friedrich 的画作《雾海上的旅人》。生活总是在雾海中吞吐不定,不管怎么艰辛,他还是站在了这里!希望大家在这里玩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