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一个人怎么可能为了迎合外界的期待去写作呢,写作又不是什么召唤碟仙的仪式。

置顶嘟文

“若你感到绝望,记住此间的洪流。”
伊斯坦布尔妇女节游行标语
因地制宜,我私自改成:“若你感到绝望,记住人群中不息的暗涌。”

我为所有的我们的所有的生活,点播一首《垂死的岁末》
(网易云没这首版权?那只有大家自己脑补了)

天冷了,人老了,开始觉得以前看不上的小清新治愈英文歌好听了。

有的人的头七是数亿人肃穆,有些人的头七连姓名都没有。

b站把用户头像都黑白了……我真的,没见过这么孝的

哪有什么属于我们的时代啊,那是车上的人说的话,我们只是轮下之尘罢了。

他该不该死我不在乎,我觉得每个观点都挺有道理的。我比较在乎的事是,这里不能为纪念真实的悲痛流泪、歌唱,而要为了无关痛痒的伟大领袖缟素服丧。

显示全部对话

说说别的吧:泫雅和金晓钟分手。
(虽然不追韩娱,但他俩恩爱秀得那么厉害,我还以为会结婚……)

其实我对mla的曲风向来不感兴趣,可现在我真的很想收听。
如果拥抱暂时不能成行,希望我们相遇在同样的旋律里。
等到某天能和你们在街上拥抱然后哭泣。

我仍然感知得到自我保护机制所屏蔽的一切情绪。它们一直难以消散,因为那是我的信念,是我对生命的渴望。它们让我不要这样被动生活,要去做点什么,一定要去写点什么。我是盘桓在激流上的鸟儿,不是只能放任情绪支配,溺毙其中的树枝。我要强壮我的翅膀,才能飞得更久,飞得更远。尽我所能之微薄之力,衔点滴些微光明而来。

显示全部对话

这24小时我好像去了另一个世界生活。我的城市没有那么严格的封控,人们平静如常地度过着每一天。公园里没有人戴口罩,音响里放着舒缓的流行歌,蹒跚学步的小孩子向前支着大脑袋,四处乱跑。
我有些茫然,手机外面没有一点他们的痕迹,没有人被奴役、被封锁、被诬陷,没有人愤怒、哭泣,喊着整齐的口号。
我只用卸载几个软件,关掉手机,就可以不用陷入那样恐怖绝望的世界,就可以沉溺在阳光下,恬静地过我的平凡生活。
我只用忘记我的父母和朋友,忘记家乡的街道,忘记我去过的没去过的远方的名字,忘记我读过的未读过的书,忘记我学过的所有语言,忘记我的泪水和悲愤,我就可以永远过这样凝静的日子,我凝结静止成公园里的一只石凳,我再也不必痛苦。

显示全部对话

如何应对信息过载 

从上周末开始,我就一直在关注象上信息的进展,并在一些sns上扩散消息。到了周一,我已经陷入了没有实时消息或帖子又被炸的时候,就开始疯狂焦虑+强迫性刷新界面。
于是,卸载了app,自我block了24小时;尽可能待在室外,补充阳光照射和蔬菜摄入;同时反复采用54321方法减缓情绪起伏状态:
眼睛看向周围,寻找→【5】种颜色;触摸【4】种质感的物体;听见【3】种声音;闻【2】种气味;尝【1】种味道(吞咽口水都可以)
现在感觉心理状态好了很多,不那么容易陷入各种情绪的拉锯战,可以正常接收信息,并且知道什么时候要停止。
送tl一角晴朗天空,不管第二天有如何惊涛骇浪,幸运是我们将一起“留低做见证”。
@board

导致舆论转向还有一个问题是:昨晚人群外围有举白纸传教等其他行为,这也让很多人把现场民众的“成分”一竿子打死

显示全部对话

请大家尽可能将自己的想法留在这条嘟文下面,后面我会尝试整理出来。

显示全部对话

@board 打扰大家了。停止污名化:有证实的信息就是有力的反驳证据。
昨日成都我个人收到的信息反馈:
①去了现场的人表示一开始就有身份不明的黑衣人对群众实施推搡,混入人群抓人,最后抓捕3辆大巴车人。
②广普被误认为港普,广东女性遭遇本地男性以男性生殖器方言考察“问候”。
③被警察强制带离现场的外国人是bbc记者,关押数小时后已获释,bbc官方已对该行为表达不满,警察称逮捕理由为“为了他好,不想让他感染covid19”

显示全部对话

我非常坦率地在这里承认我的意志非常软弱。
当我看到他们说人们不够“理智”、诉求不够明确、揣测他们的动机、质疑人们的“成分”、鄙夷嘲讽人们的时候……我又愤怒又难过,然后又因为我这过剩的共情而难过。
我很想说些什么,但信息的匮乏和权威叙事的烙印发作,我有时什么都说不出口。

显示全部对话

@board
停止污名化上街的人们!!!这件事情需要大家的帮助!!!

显示全部对话
显示更早内容
雾海

雾海是一个开放且不限制讨论主题的非营利性中文社区,名字来源于德国浪漫主义画家 Friedrich 的画作《雾海上的旅人》。生活总是在雾海中吞吐不定,不管怎么艰辛,他还是站在了这里!希望大家在这里玩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