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我们生活在两种「真相」里,一种是新闻里的「公开的真相」,还有一种是微信和微博里的「私人的真相」。

在20世纪的苏联,「私人的真相」存在于苏联笑话里。而在今天,即时通讯里流传的音视频、社交媒体的meme梗图或是越来越火的web3是「私人的真相」的载体。

不可否认,「私人的真相」里面掺杂着许多谣传、误解、断章取义,但人们之所以选择相信这些,是因为这些谣传、误解、断章取义恰恰反映了(满足了)人们对于「现实社会」的一套想象(即人们认为那些谣传是会发生的)。

即便谣传是假的,但刻在人们大脑中的「想象」也是真的。这些真实的「想象」会反过来改造现实社会。手机作为最称手的创作、保存和传播工具,它提供了信息的多样性,让无数微弱的声音形成一张巨大的网。而人则是这些声音的尺度。

那些模糊的图片、碎片化的文字、被不同配置的手机反复压缩后的视频,如漂流瓶一般,穿越人潮,到你的面前。你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呐喊,看到了小溪汇聚成江海,看到了人们对这个世界的困惑、恐惧和爱。

物质世界是短暂的,钢筋水泥会随着时间破损坍塌,而抽象的「想象」却能持续的存在着,跨越一代又一代人,变成唯一的真实。

2022年发生了太多事,21世纪已经过了22年,戈尔巴乔夫、女王和他都相继去世,但还要戴头巾,还要戴口罩,欧洲爆发了二战后最大规模的战争,世界第三大经济体领导人遇刺。我能看见,柏林墙还竖在那里,纹丝未动,真的想告别遍布冲突、暴政与死亡的20世纪,求求了,请人类善待人类。

毛姆的东西虽然庸俗,但我喜欢。

跟我奶奶学了个河北方言「护驹子」。

为啥还敢杀狗?还是当街?披上了防护服就这么肆无忌惮?

一篇在公众号中始终发不出去的文章。《不做伥鬼》

可是一切都无济于事,宇宙涌入他的心,让他恢复了本来面目,犹如一条宽阔的河流把它全部流水又返还到它的源头。任何东西都无法阻挡他。他的心像平原一样展开,而在他的心上方,事物的本质如雨点般落下。

港股跌回解放前,大湾区的朋友们你们还好吗?

当一个国家无法提供足够的工作岗位给受(高等)教育者的时候,对于统治集团而言,大量消耗国家投入的高等教育就成了负资产。在这种情况下,不满足于就业前景的受教育者最常会面临两种情况,提桶跑路润去国外,或留在国内演变为「异见分子」。

所以,赛里斯近年来提出的(硬性要求)职业教育与高等教育将学生分流的政策,可以说是给未来的不确定因素做一个缓冲。

更何况,谁都能想到,引导学生去职校读书的最好的方法是从产业端入手(即提高蓝领阶层的社会待遇、权利和尊重)而非从教学端入手,用考试机制强行分流。

还有几个人记得马里乌波尔、扎布罗热和布查?

我老喜欢给别人讲苏联笑话,后来别人听烦了,问我,美国有没有类似的?我想了想,有,越战电影。

人是可以为了挣很多很多钱,来牺牲尊严的。如果仅仅是让你多挣一点点,便要放掉尊严,大多数人是不接受的。

所以,人们并非是只知道数字的理性动物,人们需要情感上的满足。尊严感是真实存在的,而尊严也是可以被赎买的,只不过它有一个标价,随着社会的进步,这个价格会越来越高,越来越高。

说句不好听的,只有蠢人才会认为当今大陆的美好生活(相对于过去)不是全球化给的,而是党中央给的。

连花清瘟之前,被全国人民所熟知的石家庄产品是三鹿牛奶。

显示全部对话

丁香医生被全媒体矩阵封禁的同时,中国公布了2022上半年省会城市经济增速情况,在全国经济增长放缓的情况下,只有石家庄增速超过了5.5%,达到了7.8%。这得益于石家庄的制药业传统,应了万青十年前的那首《杀死那个石家庄人》的首句歌词「傍晚六点下班,换掉药厂的衣裳」,石家庄药企最典型的一款产品就是新冠神药:连花清瘟。

总觉得汤唯一直在扮演同样的角色。
这个角色该凶猛的时候凶猛,该脆弱的时候脆弱,神秘而狡猾,阴郁又能迸发活力。

她们会逐渐感到迷茫空虚,最终成为一个无足轻重的人,物。

人们总说,台湾,大陆,台湾,大陆。

马关条约签订(1985年)后的100多年间是中国变革最大的100年。但不知道有几个人真正计算过,在这100年间,台湾与大陆真正归于同一个中央政府管辖的时间不超过4年(抗战胜利1945—国民党败退台湾1949),更何况那4年间还发生了228事件这样的外来者与本地人的严重暴力冲突。

所以,我实在无法想象,台湾作为一个地理概念,它能与大陆有多深的共情。

显示更早内容
雾海

雾海是一个开放且不限制讨论主题的非营利性中文社区,名字来源于德国浪漫主义画家 Friedrich 的画作《雾海上的旅人》。生活总是在雾海中吞吐不定,不管怎么艰辛,他还是站在了这里!希望大家在这里玩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