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感触最深的,就是舆论的割裂。
我在墙外网上冲浪,热度最高的就是国内各地散发的示威活动,有图片有视频,还有人建立了匿名公开平台,记录国内事件,交流游行经验,大量的转发评论让人几乎以为这就是所有人都关注的大事了,是所有群体都准备参与其中的大计划了。
但是只要转回墙内的互联网,微博上只能看到一些零散的信息,一片已经被清理干净后的空间,能看到的舆论是少部分的风凉话+更少的恨国党+大部分的爱党爱国反分裂。
然后是我身边能够切实感受到的,信息被封锁得尤其紧密,几乎传不到没有看到过这些、并且不会去特地搜索的人那里。我跟我的室友、同事、来自各个地方的患者,用聊八卦的口吻谈论这些事情,得到的回应要么是“天呐居然有这种事”、要么是“好像听说过这个”、还有一些是“也希望居住地的人闹一闹 因为隔壁闹过就解封了”。不过我也从在北方高校读研的朋友那里,获知了在封控状态下,校内的学生也组织了示威活动。
所以突然感觉,关注的事情、获得的信息不同,让我的观念中是一个整体的存在分裂成了就像是生活在完全不同世界的人,大家似乎争论起来都不是在讨论同一件事。因此也不敢随意作出行动,因为没办法确证传播到眼前的信息是否真实。

翻了一圈国内舆论,叫好的居多,就连痛心疾首都是看乐子的态度。就很担心这批工人的下场会怎么样。
闹得那么厉害,人又那么年轻,我看视频照片里那些脸,一个个看着比我的年纪都小。
他们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事情吗?是群情激奋的宣泄,还是有目的地通过暴力手段来进行申诉?他们有没有一个行动计划,一个对外宣传的舆论口径,一个明确的共识,知道自己可以做到怎样的程度,知道达到怎样的目的之后就可以收手然后回归正常的生活?
然后再次感受到自身的无能为力,我甚至连了解真相 分析现状 推测未来的能力都没有,想用理论武装一下都做不到的程度。

转嘟

我突然意识到,我的猫是这样一个活泼又害怕寂寞的小家伙。
我在客厅坐了三个小时,她大半时间都在用各种方式——包括但不限于从背后跳到我的肩头、张嘴咬我的腿、用爪子巴拉我的鞋——来勾起我的注意力,用尖牙利齿对我进行咬击和拳打脚踢。
谢天谢地在过去相处的岁月里,她清楚认识到我是个没有被毛能被轻易伤害的两脚兽,很有分寸地收敛了攻击强度。
但是据说她已经两岁了,我刚把她从流浪的野外抱回家时还经常感慨一岁多的成熟猫就是稳重,结果她的心智随着身材的走形开始逆向生长,逐渐活泼好动,倒不知是否能被我解读为猫猫对我爱的另类展现。

今天上班过程中,接到了执行部门的一通电话,告知我由于对方的不慎操作,导致本该正确的流程出现了错误。但是当我追问我该如何配合对方把流程拨回正轨时,对方却并不能给出答案,并对我的反复确认产生了抵触,显得异常烦躁焦虑。而我今天的工作并不特别繁忙,对于出错的流程也并不急需,因此可以心平气和地回应,并宽慰对方没关系,可以慢慢来。
过了一个小时,对方再次来电,告知我问题虽然没有解决,但是下午就能更加有效地排查,整个人的语气也平和轻松许多。
于是我想,我的平静和宽容,只是今日如此,还是未来事务繁忙时也能如此?但愿我日日如此。

昨天晚上居然在跑团的时候睡着了,真是十分对不起一同参与的朋友,另一方面也感到自己熬了几个大夜后真的十分疲惫,同时代价就是现在早早醒来睡意缺乏。
最近工作的时候颇有种玩模拟经营游戏的感觉,根据一周的工作日期确定当日的关卡难度,根据工作分配确定当日的关卡类型。
接班是事前模拟,纵览战场情报,会随机获得限时任务或者进度加成。
工作时是多人合作模拟经营,概率演变为非对称对抗游戏,评分标准是日活完成度、随机限时任务完成度和npc满意度。
交班就是关卡结算环节,由当前玩家和下一关玩家共同评价,日活100%、随机限时任务接获100%并完成度90%+、npc满意度90%+才收获三星评价。
近来由于游玩时间增加,游戏经验突破阈值,我解锁了新的关卡类型,前段时间都在该关卡的简单难度愉快游玩,昨夜接到噩耗今天就要去挑战噩梦难度,祝我好运。

今天看到一篇雷蒙.阿隆思想的推介文,里面提到一点是,面临历史巨大转折时 知识分子要做的 不是为群体性的情绪阿谀奉承 也不是去煽动仇恨、激化矛盾或者诉诸武力 而是要去阐明现代性的困境。
对比一下近期我在国内和海外的新闻舆论所见,基本就是在同一时刻大量重复、评论精选来营造一种情绪和偏见。
再把屏幕上与现实中做对比,就发现这种情绪与偏见似乎也只能止步于屏幕,即使外溢也无伤大雅,某种程度上也挺令人安心的_(:з」∠)_

记录一件人心惶惶下的乌龙事件。
昨天是10月7号,国庆的最后一天,我们病区逐步恢复正常营业,陆陆续续开始新收患者。当天白班下班之前,共新收4个患者、2个陪护,根据最新的9月26号发布的防控指示,所有人都来自省内常态化区,持有48小时核酸阴性证明。
晚上18点多,领导在工作群里发布了院方的最新防控指示,称要严格落实26号的防控指示,来自省内常态化区的患者和陪护要三天两检、持有48小时核酸阴性证明才能入院。
隔了一会儿,已经下班的同事联系我,拜托我核验一下今天新收的陪人是否三天两检。我挨个询问后发现,有一个陪人只持有48小时核酸阴性证明,却没有三天两检。
同事的资历更高,我询问同事:怎么办?
同事:解除陪护资格。
荒谬,难以置信。该陪护来自其他县市,是个跟我母亲年龄相近的阿姨,我怎么能在晚上把她赶出医院另找住处?我又怎么能给同事担保违反规定就一定没有问题?
我只能从官方规定上确认。
我找到院方发布通告的平台,确证26号发布的防控指示是【省内常态化区的患者和陪护,只需要持48小时核酸阴性证明】,而最新的指示发布时间在我们新收患者之后。
然后一切就解决了。

我怀疑我的猫刚刚做噩梦了。
突然在门外面开始喵喵叫,走来走去,开启环绕音效。我开门出去,她就很开心,尾巴都翘成问号了。然后就让我跟着到我平时经常坐的椅子那里,我坐下去,她跳到腿上,自己找好位置窝着。
一开始呼吸声超级大,头在怀里蹭来蹭去找地方埋进去,深呼吸几次,打了个哈欠就完全平静下来开始缓慢呼吸。然后就开始蹬脚踩奶,哼哼唧唧,咬住我的胳膊慢慢磨。
在她逐渐过分之前把她撵下去,我回屋睡觉,她就在客厅很安静了。

我跟一位自认相处还算融洽的同事一起去吃饭,前往的路上,我们一路闲聊。
进入地铁站,同事突然神神秘秘地凑近我,压低声音,说我可能不知道,但是领导向她诉说的一件事。
“她说我们科室有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有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她强调,“那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跟别人说,我们的xx班就是为了搞钱。”
“为了搞钱,她居然这么说,要是让我知道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是谁,我定要她好看!”
她用什么表情、语气在说这些话,我已经回忆不出了,因为当时一道炸雷在我的内心爆开,铺张的惊惧让我头脑发懵、四肢冰冷,我拼尽全力去维持肢体和表情的正常动作。但我觉得成效不佳,如果摘掉口罩,露出的必定是张僵硬可笑的脸。
因为,我就对我的室友,我在同一家医院但不同科室的同事,说过同样的话。
我不能让她知道。
我要隐藏这个真相。
我要假装。
假装自己不是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恐惧的余波揪扯着我的心,我假装自己是个不知情者,用疑问句来让对话进行。
“啊?”
“怎么这样?”
“这也太……?”
我浑浑噩噩跟着同事往前走,甚至忘了进入地铁的准备,直到被地铁安检员拦下,才发现我既忘了把背包摘下过安检,也忘了打开健康码证明自己的绿色。

撸着我的猫猫,软玉温香在怀,在被她逗乐,伤感的情绪逐渐积聚。
她唤起我丰沛的情感,勾动我满心的怜爱,也给我负担和压力。没有养猫之前,我从不烦恼工作和租房的问题,干不下去就换,能住人就行,大不了回老家啃老。但现在要考虑我的猫,我必须要有稳定的资金和一定的闲暇,我的住处最好稳定宽敞和安全,计划长途旅行,也得提前把猫安置好。
当我把她从流浪的室外接回家中,从瘦条的7斤喂成一只猪咪,把长长的毛发打理得油光顺滑,而她把被人摸抱当成每日的必须,她就已经丧失了野外生存的能力,一旦被抛弃也很难维持流浪时期的生活品质。
我不能遗弃她,也不敢把她送人,因为我无法保证其他家庭会像我一样宠溺她,有可能让她过得比现在这种勉强的环境还要差。
还好还好,她的寿命短暂,而现代人的生命预期也不是那么飘忽不定,让我有可能始终把她看护在身边,让我背负甜蜜负担的时光只是未来的几分之一。

没忍住撸了楼下营业超卖力的流浪猫,现在我家猫猫不理我了,怎么办>_<

我的心境低落,情绪躁郁,这让我想要发泄,尤其是看到我的猫猫,一个柔软的、依赖着我的、无法反抗我的生命体的时候,这种发泄欲变成了破坏欲,让我想要伤害她。
这让我想起我童年最厌恶的事情,我的父母把情绪带回家里,冷暴力家人,踢打家中的猫狗。这种发泄欲又变成了悲哀和自厌。
但是我的猫猫一如既往地爱我。她需要我的陪伴,想要被我抚摸和拥抱。于是她跳进我的怀里,用柔软的皮毛让我融化。

今天被朋友安利了新出的手游《无期迷途》,我恰好参加过这个游戏公测前最后一次内测,只能说,该游戏所有制作人都要给美工磕头。
最近一年被朋友安利过不少手游,我自己也凭借兴趣游玩了一些,但都差强人意,玩不下去。朋友有时会称赞一些手游的剧情文本,而我只能尴尬地表示不是我的好球区。

下午我瘫在床上复盘了一下自己的电子阳痿,得出一个暴论:但凡剧情未完结的游戏,都算不上剧情好。
比如近几年大火的二次元手游,不管有多宏大不知所谓的背景,有多酷炫拽美强惨的人设,它们共同的特点就是没有结局。或者说,不能结局。为了吸引玩家持续游玩,为了不断开新章节,游戏剧情要不断拉长,要根据新出场人物不断调试,没完没了,无穷无尽,甚至连单个章节都做不好起承转合,讲不了一个完整故事。

所以不要在联网手游中寻找剧情。我告诫自己,然后继续去物色那些美工媚到我的游戏。

转嘟

《五号屠场(或名:儿童的圣战——与死神的义务之舞)》
作者:[美]库尔特·冯内古特等
译林出版社 2008
下載:libgen.is/book/index.php?md5=1

《现代世界语(第二册)》
作者:未知
未知出版社
下載:libgen.is/book/index.php?md5=7

开始降温了,猫猫又在我身上睡觉了^_^

我开始理解那些宅家者的心态了,把自己封闭在一个狭小安全的空间,用昏昏沉沉的睡眠和对文娱作品的沉溺来占据所有思绪,时间仿佛停滞,思维和焦虑也被屏蔽。
当我走出家门,时间开始流动,周遭所有都在刺激思维的运转。我战战兢兢,感到恐惧和逃避,却也如获新生,重新进入世界。

半夜不睡觉在撸猫。
我的猫猫已经被宠爱成了,看到我坐在凳子上,就会往腿上蹦的类型。
我挠着她的下巴,她放松地闭着眼睛。突然想到,以猫的智力,可能这辈子都无法理解或认知到“爱”的含义。
但是我却能让她在我身边感受到“安全”和“舒适”。
在特定的对象身边感到安全和舒适,这就是爱了。

哦,猫猫,我的猫猫,她唤起了我丰沛的情感!
我曾经看过很多、也写过驯养类的幻想小说,捡到可怜貌美的小野猫,从一开始的警惕被伤害,到后来的满心依恋的撒娇粘人怪。
但是!这一切都在现实面前相形见绌!
我的猫猫现在娇娇又黏黏,只要我出现在客厅,就想要被撸被抱,会扒着我的腿想要坐上去,一开始会爪子用力抓痛我,现在不敢伸爪子使力,犹犹豫豫上不去的样子,可爱得让我只能把她抱上来。
她好爱我,直接地不遗余力地表达着,想要靠近我,想要被抚摸,想要持久的关注和被爱。
我也终于亲身感受了一下,爱令人自卑。
我高高在上的抚弄,靠圈养收获的依赖,配得上这样全身心的爱吗?
即使是现在这个不够完美的住所,我也不能保证可以永久提供。现在这样被触动的怜惜之情,迟早也会随着时间被消耗。到了那时候,我的猫猫会被我伤害吗?
更可笑的,所谓的猫猫的爱,也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和自我感动。一个本该自由不通人事的生命,因为我的情感需求被迫承受情绪压力,真是糟糕。

显示更早内容
雾海

雾海是一个开放且不限制讨论主题的非营利性中文社区,名字来源于德国浪漫主义画家 Friedrich 的画作《雾海上的旅人》。生活总是在雾海中吞吐不定,不管怎么艰辛,他还是站在了这里!希望大家在这里玩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