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ukisan018: 转嘟

@board 请问有什么途径可以知道本地集体抗议活动的时间地点呢……目前坐标广州。在考虑帮人充人头,但是我只有毛象……没有微博、没有推特,telegram玩得不太溜,信息比较闭塞……真是惭愧啊😅

:azukisan018: 转嘟
:azukisan018: 转嘟

快了,今天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之后会在某个视频里听到习近平下台的呼喊吗

:azukisan018: 转嘟

@board
急!!求助!!我酷儿群的一名跨女群友在天津!小区被不合理地封掉了,外卖进不来没有东西吃,邻居都是些老年人忍气吞声,她只身一人去买老虎钳撬大门上的铁丝,几个男的路过看到喊了人过来打了她!打完血口喷人说她拿着凶器伤人!!现在的情况就是她报了警,那群人围堵她,喊她小伙子!警察来了也不肯给看监控!请问现在这个状况该怎么办!!

:azukisan018: 转嘟

四川外国语大学 学生抗议
大家一起聚在一起高唱国际歌

:azukisan018: 转嘟
:azukisan018: 转嘟

早说了 生活在中国的危险并不只是在这一个方面
它并不是一个随机性的事件 而是必然会发生的
根本不能拿戴没戴口罩,解没解封当作开放甚至”好起来”的标志
这个集体主义面子和上级命令大于人命的制度不改变所有人都会完蛋,这次是covid 19,下次呢?
Covid 19也只暴露了这个制度缺陷的冰山一角
之前的河南暴雨地铁和封控有关系吗?
形式主义导致飞机失事和封控有关系吗?
别说楼下拦着消防车进不去,就是能进去也没用。上次我朋友隔离着也火灾了,所有人都挤在楼道里,没有领导发话不准下楼逃生,那也是离事故发生只剩一线之差。
人命对于这个政府并不值一分钱。
极权政府下天天都会有人为灾难。

:azukisan018: 转嘟

@board 消防通道被焊死?四問烏魯木齊火災
公眾號:千千法言
刪除了,還會有人再發的!悠悠眾口,如何堵?

:azukisan018: 转嘟

@board 豆瓣、知乎、贴吧前卫音乐恋童大v宋教仁/neferpitou/马冯艳(实名:王震) 疑似曾报考浙江公务员。
王震豆瓣大号:douban.com/people/57600202
小号:douban.com/people/158908164/
“希望大家积极转发评论,受害者们也请积极联系我们。这绝不是简单的网络闹剧,据悉wz仍然在其他更隐蔽的平台对抑郁症女孩进行精神控制。
在此我们也呼吁法律援助,(因为现在我们已经掌握了切实的证据能够证明wz在贩卖未成年少女的隐私照),希望有成熟经验的法律援助团体可以主动联系受害者们,协助进行下一步的救援。”

显示全部对话

想哭的时候一定要哭出来啊,别忍着。

心态崩了,差点在工位上暴走……

:azukisan018: 转嘟

刚刚看完1000小食报的发起人肖杨在一席的分享,关于自己作为福州人对自家制作食物有哪些回忆,又是如何通过1000小时报和更多人交流彼此的家庭美食制作经验,重建和家人朋友的亲密关系:yixi.tv/wx/h5/#/speech_detail/
我是这个月开始用“竹白”整理散碎文字,才注意到了在那边作为主要推荐的“1000小食报”专栏,但其实也没来得及仔细了解。所以能看到发起人的这个一席分享视频太及时了,看完也觉得好有意思。
估计很多人都会被唤醒对某种家中美食的记忆。比如视频里她提到的“茄子粑粑”。我最近由于非常喜欢清蒸茄子来吃,也特别留意过茄子顶上这个原本是花托的部位。童年记忆里,奶奶也是会保留住这部分给我吃的,但不是裹面粉炸了吃,而是用酱油为底的调味汁把它们泡起来,再当成下饭的小咸菜——但我们东北人对这个部位的称呼是“茄子kù”。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写那个带点儿化音的kù字,也没听人这样说起过。但自己处理茄子时,一定也会小心地完整取下这部分,再放进蒸笼里和茄子一起蒸熟,夹出来蘸着自己调的酱汁吃——如果你吃过茄子的这个部分,一定会明白它虽然只有那么一点点,却有多美味,简直能吃出肉的质感又带着点儿茄子香。
过去的三年里,我们可能都频繁地听人讲到通过学习亲自下厨,熬过了因封闭而压抑的日子。我们与食物的关系改变了,食物匮乏的风险让我焦虑,能够饮食如常时带来的抚慰也更深刻。也是由于经历了这个转变,我不再轻视下厨做饭这么貌似简单的事,开始懂得了它是多么重要,直接攸关生命的尊严、快乐和希望——仍然还能好好吃饭的人,就仍然还可以撑住,可以行动,可以彼此建立连结。有心理学方面的研究曾说到,进食的愉悦近似于获得自由的感受,这的确不是幻觉,它就是最最基础的自由。
也不是推荐大家去看1000小食报,我自己也没来得及去订阅深入了解,只是想感慨一下这三年来压抑中支撑了我的日常下厨这件事。对于这个过程的记录和食谱的分享我也一直在做( #简单厨艺
) ,有时自己回头翻翻,都能从当时的记录里受益。所以最重要的还是不放弃尝试、记录和分享吧,不要低估这件事,这也是我们留在这个地方的人所能做的最微小的抵抗之一种。

:azukisan018: 转嘟

@LadyShrimp @Funbill @board 说得太好了➕1
附两个图:一个是“战或逃反应“,另一个是让自己和他人身心安顿的方式(受创者和她们身边的人都需要)

显示更早内容
雾海

雾海是一个开放且不限制讨论主题的非营利性中文社区,名字来源于德国浪漫主义画家 Friedrich 的画作《雾海上的旅人》。生活总是在雾海中吞吐不定,不管怎么艰辛,他还是站在了这里!希望大家在这里玩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