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ukisan018: 转嘟

意识到一些值得尊敬的作家或思想者的妻子虽然也很敏锐,但却是一直在跟随他们去思考,即使在他们去世后仍然如此,都总是让我感到非常非常遗憾。
即使不影响我对他们的感情感到敬重,但还是会觉得这里面有种不公平,不能因为有爱就原谅。尤其是他们的妻子往往还比他们年轻,曾经是他们的读者或助手,甚至是学生。
作为曾经也非常渴望有人指导、欣赏和深刻交谈的女性,我太清楚年轻时那样的年长异性有怎样的魔力了。但是如果真的踏入长久相伴的生活,作为更年轻的一方,也很容易因为情感而难以坚持思想层面的独立。最后很可能就会变成对方的一个影子,一个对方观点的深刻阐释者、整理者,但是进行批评的能力和个人的创造力都会被抑制。更不要说还可能连这都做不到,最后被日常琐事消磨一生。
有时真的觉得,即使到了现在,对于一个着迷于思考、渴望探索的年轻女性,也有必要对这种关系的发生保持一定警惕。我不是说这种关系一定不会是真爱,而是说,即使是,到底要不要选仍然要慎重。因为有时候真爱也会消磨自我意志,影响一个人的独立性和创造力,当一个人既是女性又是更年轻的一方时,这个情况的确更容易发生。
以及,我也不是说一个女性必须在保持精神的独立和真诚深刻的感情之间抉择,这两样当然可能兼顾(虽然难度肯定更大)。我的意思是,不要因为认同某个人,就急于跟从,投入情感,甚至跟到生活中。我们完全再可以多观察,等一等,待自己独立进行思考的能力更成熟了,或许更有可能去建立不那么容易让人迷失的关系。
历史上有太多女性因为渴望“成为他”,而“成为他的妻子”了,但是我们其实真正需要的是“成为自己”,即使那个自己需要某些人的指导和认可,他们也不该是唯一的。只有我们的自我才是。
#女性

:azukisan018: 转嘟

为了不引起更多的恐慌,这些话我放在长毛象说。
将来如果非要到不得不说的地步,那么我也就不顾及什么影响了
只能说,为了父母不受影响,我也曾尝试做过一些退让,但是现在看来,忍一时风平浪静的退让其实对于这些人而言毫无意义,你的退让只会让他们觉得你可以拿捏,并以为通过迫害你的亲人可以控制你。
因此,在这里提醒各位,如果你经历和我类似的情况,以我为鉴。

:azukisan018: 转嘟

在日本纳故乡税是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写一下自己的经历。 springwood.me/furusato/ @board @worldboard @runrunrun

:azukisan018: 转嘟

魔法打败魔法,喜欢这些阴阳怪气的宗教组织哈哈哈哈哈。
撒旦圣殿(The Satanic Temple)组织本周宣布,它在新墨西哥州开设了一家名为“塞缪尔-阿利托的妈妈的堕胎诊所”(The Samuel Alito’s Mom’s Abortion Clinic)的网上堕胎诊所。该组织甚至对印第安纳州的堕胎禁令提起诉讼,理由是撒旦教徒有堕胎的权利。(via BIE别的)

:azukisan018: 转嘟

生草字幕组把之前nhk事件之泪纪录片播出的《她就是我~流落至巴士站,一位无家可归的女性之死》给汉化了,今天在b站和wb上传了熟肉(b站搜索 BV1C24y1i7bb)。

就是几天前我在象上推荐的日本去年旬报十佳影片之一《在公交车站直到黎明》的真实原型案件。(我看了纪录片受到极大刺激…很久不能平静。但是即便如此,我依然希望tl上的各位小象能去看,包括后来的改编电影。)

nhk纪录片详细讲述了此次案件经过:日本新冠疫情初年,64岁的老妇大林三佐子因失业又无救济金,穷困潦倒以至于每晚在巴士站过夜。却平白无故被一个路过的涩谷男人嫌弃她脏让她滚,揪着她将她反复殴打…最终她被活活打死在街头。

这次事件被曝光后在日本20年年底到21年上半年持续炎上。最令人发指的是凶手本人是个有钱的啃老族妈宝男,并未真心忏悔恶行。仅说老妇很讨厌,自己只想教训她,没想到她不经打。

有很多女性为此崩溃在sns上疯狂发言:“如果是男性流落街头,你还敢动手打他吗?”甚至东京街头也出现以「她就是我」为口号的上百人游行,抗议国家自上而下对女性的压迫,也希望社会善待无家可归者。现在搜日网还有她们的呼吁之音。
@board

:azukisan018: 转嘟
:azukisan018: 转嘟

今天是李文亮医生去世3周年,为他点一支蜡烛,证明还有人记得他🕯️

:azukisan018: 转嘟

@board 请问大家有国内能不翻墙使用的端对端加密的聊天软件推荐吗?

:azukisan018: 转嘟

白纸运动被捕者:她们是谁,经历了什么?

她们喜爱阅读、写作、电影放映,地下音乐,热衷于探索城市里处于夹缝中的、有叛逆气质的公共空间。她们是一路升学上来的“好学生”,却因感受与目睹具体的不公,而成为行动主义者。她们如此年轻而又热情,假以时日,她们将承担起更多。如今,面临严厉的打压,“起点却彷佛成了终点。”但她们行动的意义才刚刚开启。





2022年11月27日,北京,一名妇女拿著一张写有乌鲁木齐火灾日期的白纸,以悼念死难者。摄:Thomas Peter/Reuters/达志影像
本文由端传媒与NGOCN声音计划联合发布,首发于端传媒。本文也是NGOCN关于白纸运动被捕者第二篇深度报道,第一篇为《被捕者:那些青年》。

2023年1月20日上午,农历春节来临的前一天。在失去自由29天后,27岁的曹芷馨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律师。

这是在北京朝阳区看守所的会见室。她穿着土黄色的棉布上衣,灰色的棉裤,这是看守所的“号服”。按照惯例,会见时间只有40分钟。

“她很坚强。”知情者说。

前一天夜里,也就是北京时间的1月19日晚上11点多,被关押在朝阳区看守所的多名“亮马河悼念活动”的参与者,被陆续以“取保候审”的名义释放,其中有记者杨柳、秦梓奕等人,但曹芷馨没有在其中。她和她的另外几位同龄密友,包括李元婧、翟登蕊、李思琪,同时被宣布批准逮捕。罪名也由此前的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更改为“寻衅滋事”。

据知情者称当晚被批准逮捕的至少有20多人,他们都与2022年11月27日夜发生在北京亮马桥、反对疫情封控的悼念与抗议活动有关。

知情者说,曹芷馨在得知自己被批捕的消息后,感到非常失望。她确实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参加一个正常的悼念活动,会遭遇如此严重的后果。在收到家人以及男友的问...

完整内容:ngocn2.org/article/2023-02-03-

:azukisan018: 转嘟

@board 今天傍晚,这位因为去了亮马桥而被刑拘的朋友从朝阳看守所出来了。为他高兴,也想记录一下这段时间的观察。
1、看到很多人说,被刑拘的几乎都是女性,一位叫lola的象友说:“如果你认为其原因是男性抗议者的亲友没有发声,所以我们没看见他们,那恰恰也说明了发声的女性数量非常多”。这位被抓的朋友是一位男性。我并不想贬损任何他的朋友,但在我试图和另一位女性朋友一起帮他找律师并公开他的信息时,我被莫名其妙拉到了一个他的朋友的群里。他的男性铁磁们给出的说法是,“你这么做不是要把他老板的公司毁了吗”;“这还是看他家属的意见”。我不认识这些人,但我知道他们一定是男的,因为女孩不会这样说话。 他们的言下之意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你否定了,看起来在替别人考虑,实际上他们真的认为自己能教你点什么。他们自始至终什么都没做,只是看看热闹,显得自己很正义。真正做事的人永远都只是女性。一起帮忙联系律师的朋友,她甚至跟这位被抓的朋友并不熟。他的妈妈和大姨也是奔走的主力,不管是一次次来到北京,还是联系律师,找关系,包括今天从看守所出来,也是大姨把他接回了家。
2、家属心态的转变很有意思。他的妈妈很好,自始至终不觉得他做错了任何事,支持他的行为。但一开始他妈妈的想法有些迟疑,比如要不要请律师帮忙去看看守所看看孩子,以及要不要公布他的个人信息,阿姨一开始并不情愿。她认为和家属对接的警察很客气,不希望和对方“对着干”,甚至也发过包括从爷爷辈开始的工作和党龄等家庭背景介绍的短信给警察,试图证明儿子根正苗红,绝无二心。后来,阿姨发现这样没用,坚定了请律师的想法,不管是放人还是判刑,必须请律师进去帮忙看看孩子,她不再相信警察维稳的说法,“就是糊弄我们拖延时间”。她说,警察一直安抚他们,但是并没有什么有效信息。你看,他们其实怂得很,怕家属闹事,也拿捏了家属对孩子的担心。他们当然没有有效信息,因为所有的操作都是黑箱。阿姨后来跟我聊,她说警察即便已经定性这人问题不大,“心性不坏”,也要一直关着,不给明确放人时间,这样不但惩罚了当事人,也震慑了家属和朋友。我觉得警察的说法很好笑,这帮人有什么资格评判一个人心性坏不坏呢?好坏的定义又是什么?进去的这些人谁又是真正的“坏人”?阿姨说,这些年轻人“有思想,正能量,有文化的人,但是不被需要”,他们的思想是危险的。几天前,阿姨说这件事改变了她很多想法,包括她对社会的看法,和她的信仰。她没说透,但我理解了。
3、如果没有这件事,我可能还是法盲。希望每个人都了解一些基本的法律知识,它总归用得上。
4、这些日子除了帮忙联系律师,帮忙搜集信息,做得最多的就是帮他的妈妈缓解焦虑,积极准备,但是保持心情稳定。关于我为什么要帮这位朋友,实话讲我们并不是那种特别要好的关系,他说我在他的微信置顶里,但你知道吧他微信置顶有30多个人……我没想太多我应该做到什么程度,没想过值不值,这就是我该做的事,就像他走向了亮马桥,他觉得这是他该做的事一样。正是因为我知道难,也许他的家属能获得的信息并不多,也许他的朋友不知道要怎么帮他,我才应该做。他出来了,我为他高兴,但我不会认为他欠我任何东西。此时此刻元宵节还没过完,祝他平安。

显示全部对话
:azukisan018: 转嘟
:azukisan018: 转嘟

四、Bandcamp
bandcamp.com/

如果前三种方式都没搞定,那么请去 bandcamp 上支持你所喜欢的音乐人。与大多流媒体不同,在 bandcamp 购买作品的钱是直接到音乐人那边的。有时还能勾搭一下小众音乐人,艺术家们人都很好的。

bandcamp 上的专辑绝大部分能全碟试听。桌面端结合浏览器插件 Web Scrobbler 能将收听记录同步到 Last.fm,手机端可直接用 Last.fm 官方 APP 或第三方 APP 如 Simple Scrobbler 识别 bamdcamp 记录,如此便可达成“不买但听完整张专辑且有迹可循”的白嫖行为。

另外 bandcamp 上有海量 name your price 且没有最低付费档的专辑,这就需要到处多逛逛了。

五、中插小结

资深乐迷会用 Soulseek (SLSK) 来作资源交流,但显然不适用于普通用户。很多 PT 站也有 Hi-Res 音乐分享专区,多为邀请制且讲究分享率,渠道摸索需各显神通。分享音乐资源的豆瓣小组大多需要邀请,但因为现在没有私密组了所以浏览是没问题的,这部分就随缘吧。

六、网盘站

此类资源发布站绝大多数采用的是第三方网盘,网盘不开会员的话普遍限速 50K/S,几十兆的专辑还可以拖一拖,那种大几百兆的就先放弃吧。

当然网盘站是一种补充,不同站点有不同的发布方向,资源时效性可能是局限,能存活多久也不好说。

关于这部分就等我回头整理好浏览器书签后再来更新吧。

@board

显示全部对话
:azukisan018: 转嘟

关于音乐资源,作为长年本地音乐党其实不太想分享什么教程。鉴于人生苦短世事无常,网络分享可能只具有短暂的时效性,法外之地低调地飞一把。

一、RuTracker
rutracker.org/

首先请注册一个 RuTracker 账号。俄站,综合资源,音乐类也相当丰富。运用浏览器翻译插件搞定注册表格,登录账号后就可以不用管语言障碍了。以后直接访问搜索页(rutracker.org/forum/search.php

RuTracker 可覆盖 70% 以上的音乐资源,不是太冷门或小众的基本都能搜到,当然日韩和二次元要看情况。

本来还有另外一个老牌俄站也能推荐一下,但 2022 年 2 月刚度过 19 周年纪念的 FunkySouls 因为“俄乌冲突”关站了,留下一句“From Russia with Love”或暂时或永久退场。与 RT 的综合不同,FunkySouls 只专注音乐,其论坛的音乐人/乐队专帖是持续跟进的资源发布与补档,时不时有惊喜发现。

曾经 RuTracker + FunkySouls 可满足基本需求的,现在只希望 RT 能挺住。

二、ElektroBeats
elektrobeats.org/

专注电子音乐的风格细分,又不仅仅是电子乐。前身是 freakENERGY (freake.ru),当然也是一个俄站。

如果你乐于探索电子乐的风格交融与边界,那么此站可能会带来很多意外惊喜。熟练掌握右边栏的年份、风格、排序筛选功能,对发现新音乐很有好处。也可通过订阅 RSS 来追新。

ElektroBeats 提供的是第三方网盘下载,不付费的话普遍都限速。我记得改版前,freakENERGY 提供的下载网盘速度很好。可惜啊好时光。

三、Google 检索

聚焦于说唱、金属、爵士等风格的主题资源站也有,就不一一列述。

如果前两种方式还没找到你想要的音乐专辑,请活用搜索引擎。例如“专辑名”+“320”或“专辑名”+“FLAC”或“乐队/音乐人”+“专辑名”+“FLAC”或“专辑名”+“常用网盘名”等组合方式。

搜索结果中会发现一些新的下载站,可以稍微看一下更新频率和资源发布的原创性,感兴趣就收藏以便后续关注。

【回复接续】

博客原文:
glennwoo.com/2023/02/02/how-to

@board
#长毛象安利大会 #更新博客

:azukisan018: 转嘟

除夕晚上我安排的活动是看《瞬息全宇宙》,看完顺手去翻了一下豆瓣上的友邻评价,颇为讶异地发现大家都在“东亚家庭关系”周围绕圈圈,多数还对电影给出的和解结局大为不满。按说友邻的理解水平本应不止于此,因为就算从最机械的角度来说,片中人物既不完全“东亚”——除非本着一种帝国心态要将美籍华人强行纳入东亚共荣圈,也不局限于“家庭关系”——明明该片有相当的篇幅在讨论恋人、职场、陌生人,甚至多重宇宙间的自我关系。事实上它在标题里就写明了横跨时空包容万物的野心,但有个终极之问是贯穿每一重宇宙的:to be, or not to be, or how to be. 在这个维度上这里存在的不仅是血缘代际冲突,而是更普遍意义的价值观光谱上传统-现代两极的对撞,它并不新鲜,但并不因此变得轻松了一点。
我想年轻一代的网友们,尤其是具有女性/性少数身份的,与(以家庭为代表但不限于此的)传统的撕扯可谓伤痕累累,大概正因如此才对“东亚家庭关系”元素如此敏感,并渴望那个孑然一身、再无牵连的石头宇宙:既然注定没有转机,干脆断裂毁灭。问题在于,这是一种极端情境下的最后止损手段,它既不意味着原有的社会症结被解开,也无法为自我修复提供助力。我们都知道不能再走回传统,那么换个角度思考,该如何进行对传统的切割,是以干净彻底为标准吗?“如果上帝不存在,一切都将被允许”,抛弃既定准则和情感联系,那段凝视虚无之贝果带来的发泄或许给人爽感,但是这真是终极之问的理想回答吗?
不好说电影最终给出了什么回答,正如它无意对“东亚家庭关系”快刀斩乱麻一样。倒不如说它试图画下一道共同价值观的底线:我们都是有局限的人,但我们都有良善的意愿,因此我们愿意相互友爱包容。在此基础上新一代能够更自由地探索存在的形态,但迷茫时终归可以回到安全的底线再出发。由此我觉得它是一部照应时代精神的作品,因为如果世界从近年的瘟疫、恶政和战争中学到了什么,那就是:真相是有意义的,正义是有意义的,选择和尝试是有意义的,不沦于虚无是有意义的。我想总有一种意义能让看到这里的朋友们心生共鸣。

:azukisan018: 转嘟

恭喜漫画大师坂口尚的杰作《石之花》荣获欧洲最具权威、历史最悠久的漫画大奖——安古兰漫画奖!
再次给小象们强烈推荐日本大师坂口尚的《石之花》!不允许tl上还有人没看过《石之花》!(呐喊)(抓耳挠腮)(扭动乱窜)
它是我心中仅次于《火鸟》的20世纪最伟大的日本漫画。谁能想到大师逝世多年之后,《石之花》还能再次在国际上斩获大奖!
我永远喜欢坂口尚,永远喜欢《石之花》🥹。
安古兰漫画节大奖!圣地亚哥漫画节大奖!统统拿来!《石之花》在日本国内的高度已经不说了,坂口尚在世的时候,就作为日本和南斯拉夫的友谊桥梁荣获了两国高度嘉奖。《石之花》更是普一问世就从南欧横扫到东欧,又从东欧横扫到西欧。

《石之花》的高度深度和广度,超越一般形式上的漫画媒介,超越以往别人对日本漫画的既定印象,其格局气势恢宏,更以冷静深刻的笔触描绘出彼时二战时期南欧的惨烈,以及南欧共产游击队那无名的悲壮。坂口尚对于人性剖析也非常深刻,不管是反法西斯一方还是法西斯一方都做足笔墨。他不论以小见大,还是以大见小都非常擅长。

港台都分别引进正版(香港代理的出版社破产…后来台湾则作为大师致敬系列引进过。简中感觉也快了)。@board

:azukisan018: 转嘟
:azukisan018: 转嘟

得知了不能透露来源的小道消息,大概是说这次白纸的案子是那个谁亲自指挥……希望大家能多声援就多声援,否则被抓的朋友们情况真的不乐观
除了线上转发传播相关事实信息以外,也可以多(以安全方式)向身边的人分享此事并鼓励更多人声援,还可以创作各种形式的文艺作品加上相关tag,在各个有重要意义的日期也可以重复提起此事不要让ta们被遗忘

:azukisan018: 转嘟

轻状疫情浪潮来临,国内的朋友们可能会经历新一波的精神创伤——身体创伤我倒觉得可能性不大,毛象上年轻人占大多数,不展开说了。
我不知道如何安慰你们,因为我自己经历的创伤也很多。但我一定要告诫自己,提醒大家的是:请大家相信,在被宏大叙事的浪潮埋没的,每个细小的角落里,我们还活着。世上还有许多心智健全的正常人。他们也许被堵了嘴,被炸了号,但心智健全的青年人的火种永远不会熄灭。我们渴望自由,善良,和平,真诚。我们向往理解,宽容,试图用坦诚拥抱每一个渺小个体的一生。我们依旧保留着理想的生活愿景,我们还在渴望一个没有压榨,构陷,民粹,谎言的世界。我们在乱世中依旧试图坚持自己的本心,明是非,懂善恶。我们依旧在寻找真相和意义。
诚然,谁也没有自信自己将度过什么样的一生。也许事情会越来越坏,很多人会坚持不到最后。但是请不要过度沉浸在无意义的情绪里,不要做无谓的牺牲。请尽量掌握生命的主动权,尽量延展镣铐下自己能到达的最远的地方。活得长也是一种成功。
如果被关起来了,就请尽量阅读,学习,运动,清洁,做所有你在狭窄空间里能做到的最广阔,最有意义,有价值的事情。锻炼自己的思想,强健自己的身体,喝足够多的水。
政治抑郁中的你一定要知道,你从来都不是孤苦无依的。我是你,你也是我。也许很多人会失去勇气和信心,也许好的世界永远不会到来。但那也没关系-----事情永远在不停地运动,也许走向灭亡,也许走向天明。在此之前,希望大家务必各自珍重。

:azukisan018: 转嘟

我们都听说过男性女性对待两性关系的态度不同源自于男性和女性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承担的社会责任不同这个论点吧。具体来说就是,男性因为要传宗接代,所以心理上会要跟多数女性交往,这样才能获得更多后代;女性因为两性关系所带来的生育和育儿的风险,所以对两性关系选择上会更加谨慎。这个论调经常被渣男拿来做性侵或者出轨的借口。什么“哎呀男人生来就是要跟数个女性XO啊,这是进化结果,是男人的本性云云。”

那这个论点的主要调研支持是1980年做的一个调查。调查的方式是让雇人假扮交往对象,然后随机跟人提议我们去开房。这个调查结果是,如果是女性跟男性提议去开房,男性跟着去开房的几率是70%。如果是男人跟女性提议去开房,女性同意去开房的几率是0%。就是说,没有一个女人愿意跟一个没见过不认识的路人甲去开房的。同样的测试接下来两年又被重复了好几次,每次的结果都是一样的。然后(全男性)的测试团队就得出结论说,男人因为进化心理的需求,生来就会有跟数个女性XO的欲望。女性则完全没有这个欲望。

不过,这个调查后来又有一个女性研究团队再做。她们做的时候,如果女性拒绝男性要开房的要求,会要求女性填写问卷为什么拒绝。如果按照之前的调查结论,女性填写的拒绝原因会是“因为生育奉献,需要找能够照顾自己的男性”云云。其实不是的。女性填写的原因包括:跟男人开房自己生命会有危险;跟陌生的男人做不会得到满足;随便跟人去开房会被旁人说闲话;会得性病。

简单来说,女性也有跟数个男性交往的欲望,但是因为自身安全和社会舆论压力,不会去做。

然后,另外一个女性研究者,又重复了实验。这次是找男性和女性双性恋者,然后让不同性别的人去跟他们要求开房。男性测试结果跟之前差不多。但是女性测试结果则是:如果来要求开房的是男人,测试结果仍旧是0,如果要求来开房的事女性,测试结果则是50%。

所以。。。很多我们接受的“心理学观点”,其实是以男性为单一样本完全不考虑女性心理和经历的。这个跟车祸测试的人偶完全用男性身体结构为蓝本,训练CPR的人偶也都是男性身体结构,是一个道理。

douban.com/people/fluorinespar

:azukisan018: 转嘟

太长叠一下,睡眠障碍相关 

@21Scorpii @board @adhd 我有四年的睡眠障碍,看过很多次精神科,目前是吃思诺思(酒石酸唑吡坦),在需要早起的前一天晚上提前吃完然后乖乖躺上床,平时就随缘了。
但是就我个人的经验而言,吃过的所有助睡眠的非处方药和处方药全都是有副作用的。褪黑素偶尔没问题,长期吃会影响自身的分泌;艾司唑仑这种苯二氮卓类和曲唑酮第二天后劲非常大,整个人嗜睡精神差;思诺思是非苯二氮卓类的药物,第二天不会那么影响精神,但是有成瘾性,绝对不能连续吃。我目前注意不连续吃四天以上,每周不吃超过四天,但已经有了药效衰减,对比我服药的时间长度(两年)算控制得比较好了……
我目前的调整方向还是从造成睡眠障碍的原因出发,发现自己对睡着这件事产生了一定的执着和强迫想法,现在逐渐接受自己容易睡不着的现状,不去纠结睡不着的后果,少给自己“必须几点睡着”/“必须睡多少小时”的规定,毕竟本质上放松了才会睡着。
另外我无论睡眠问题还是平时的心情不好都是由焦虑造成的,现在在学习焦虑症的心理调适,尽量给自己正确和友好的心理暗示,也在试着开始冥想,最重要的是尽量健康规律生活。
我的情况主要还是神经性失眠,如果睡饱了白天是没有特别嗜睡的情况的。
建议友友去比较靠谱的精神科确认一下自己具体的状况,听从医生指导来调整,慢慢地肯定会解决的!至于学习问题,我的想法是,首先不要责备自己因为很难改变的不可抗力旷课,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并不是你的错;其次,如果还是怕别人误会的话,勇敢地去交流,让老师知道你是真的有病症而不是所谓的不负责任不在意学习。我目前在国外留学,一般来说还是尽量通过药物辅助正常上课(白天在自然光下醒着的时间足够长其实对恢复节律来说是很重要的),但实在做不到的情况下会当晚马上写邮件跟任课老师说明情况,告诉ta我今天上午因为长期的失眠发作不能来上课,老师从来都很理解。相信国内学校正常的老师也是可以做到的。

显示更早内容
雾海

雾海是一个开放且不限制讨论主题的非营利性中文社区,名字来源于德国浪漫主义画家 Friedrich 的画作《雾海上的旅人》。生活总是在雾海中吞吐不定,不管怎么艰辛,他还是站在了这里!希望大家在这里玩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