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早上醒来屋子里很暗,就知道一定是下雨了。好在下午天气转晴,尽管时间不早了,还是决定出去走走。
小区门口有理发师在路边支了椅子理发,阳光下一些人围着他们等待。我骑上仅剩的一辆共享单车,椅座在雨后被冲刷得发亮。
顺着以往散步的路缓缓骑行,平时最喜欢的大草坪在禁止进入的牌子拉上以后,草似乎长得更疯狂了。鼻子里钻进了不知道什么花的味道,还有两旁树的气息,水灵灵的,我贪婪地呼吸着。
在没有车的十字路口等红灯,安静了片刻之后,外卖员骑着摩托从我身边经过,车兜里有一束玫瑰。
耳机里唱:走到有光的地方,停下来。

好累 

最近又开始忙,需要多方沟通的工作很多,心好累,度日如年。
讨厌之前残留的不干脆的问题。
希望时间快点过去。但迎接我的是异地。
好烦

#长毛象安利交换大会
好像Fedi这边没人发,那我发一下我一直在月捐的绿色蔷薇女工社企:

绿色蔷薇女工社会企业由一批大龄、失业以及带孩子的女工组成,希望通过社会企业让边缘女工重新投入社会,同时也能体现自我价值。绿色蔷薇社企的产品都由女工们自主设计制作,由女工中心和生产者共同管理,实践互助合作的经营模式。利润所得除了支付生产者合理报酬,也支持绿色蔷薇中心的公益工作。社企里的产品都来自回收旧物,无论是牛仔裤厂样板房的边角料,舞台卸下的幕布,工厂里的咖啡袋和废弃塑料,还是老旧的衣服,社企女工都能废弃物再造,创造新生。

最近她们在深圳线下开快闪店,介绍女工们手工制作的包包:
mp.weixin.qq.com/s/yMMjfOq9-MW
她们做的产品质量是真的好,我之前买过一个废旧大码牛仔裤制成的牛仔包,容量超大质量好设计也很棒,定价相对合理还环保。就,如果象友们有购买便宜包包的意向,可以看看这个女工社企。
此外她们还有卖T恤/渔夫帽和米袋子文件夹这些,除了微信小程序店铺以外也有淘宝店。如果是捐助她们的话,捐助款项会用来给女工们改善生活条件,学习技能等等。希望大家可以看一看。

在账目里,是最能了解中国的。郸城公交停运,说是发不出工资。然后就有人去查,其实一共才50多个公交司机,月薪三千多,一年也就二百多万,但是公示的工资福利支出,一年居然有1795万。也就是说,公共交通支出的人力成本每一百块钱里,只有十块钱多一点发给了干活的人。而公共交通这一块的总支出是6189万,这么一算更可怕了,是每一百块钱里,只有四块钱发给了干活的人。

失眠夜 

昨天失眠,好想上毛象唠叨一番,但是一直打不开。是站点维护吗? :azukisan038: :azukisan039: :azukisan040:
今年变动好多,忍不住一直想接下来要做的大大小小的事。然后也会想到,当年语文老师在教室里拉上窗帘播放的纪录片对我后来生活或浅或深的影响。距离上次给他写邮件已经过去十多年,地址也早找不到了,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联系。
最近知道兔头近况的朋友都会说:以后是不是再也见不到了。现下总觉得不可能吧,无非是一张机票的事。但或许是我想得太过简单了。对于未知的将来其实没有太多情绪,只不过心里有个声音,想去更好的地方看看。甚至以前觉得是个梦的骄傲节明年就能参加了,那以前许的愿望就都实现了。虽然我没啥实际的能力,但是趋利避害的本能还是很强。

地铁默认所有乘客都是恐怖分子,所以地铁宽敞的入口要被拦截成一条窄窄的通道让所有人在上下班高峰时挤成一团过安检。银行默认所有储户都是电信诈骗犯,所以你的银行账户会被随意冻结限制。国家默认所有人民都是新冠的疑似患者,所以随时可以封城封小区封你家,要求所有人以72小时为限自证清白。而制定这一切措施的人,它们却容不得怀疑容不得提问甚至容不得你张口说话。厚礼谢特。

@runrunrun 最近群里有人蛇口出发去荷兰被卡疫苗了,大家可以注意下。

好喜欢曲家瑞,好想参加她的展,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了。以前离我最近的一次是她来苏州。

:0180: 我把【雅思经验分享文】肝出来了!

放在博客:shutgnblink.me/2022/%E9%9B%85%

本人复习一个半月8分上岸(你甚至可以再嘟串里看到全过程)
考完写了六七天,写着写着居然最后1w7字,感觉自己写得简直事无巨细,简直是保姆级...

包括 雅思基本信息、方法技巧、时间规划、词汇积累、刷题反馈

零基础也可以看,而且感觉还挺适合零基础的 :blobcatfluffhappy:

#长毛象安利大会

显示全部对话

冷门爱情,次要生活,低端人口。
在自己的国家过一种最不安全的生活。

今天🌧 

下班回家在电梯里看自己,两只眼红了,全是血丝。
毕业后留在外地这么多年,第一次松口说回老家了,尽管这并不是长远的计划。心情很复杂。一方面因为外婆离开,想陪父母一段时间。一方面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是的,和Radel一样,我会设想最糟糕的情况,然后想好怎么去面对它,这样未知好像就没那么可怕了。
围观了包包拉屎,好可爱好可爱,它不像其它傻猫用鼻子用力,而是聪明地用腹部用力,收缩收缩,腿部的鸡毛跟着收缩。
适应这种生活。

早上出门:
下楼准备好健康码➡️社区人员看完后给核酸卡➡️做核酸出示身份证➡️出小区出示核酸卡➡️走到地铁擦汗,擦完汗戴口罩➡️过安检出示健康码➡️验包➡️刷卡进站

进地铁里汗顺着口罩缝隙留下来,衣服后背也湿了,等十多分钟才能干透。遇上高峰期人挤人,戴着口罩出汗闷得犯恶心。

出地铁后能摘掉口罩呼吸一会儿,进写字楼,口罩健康码行程卡又再来一遍。

等坐下来吃早饭已经只剩半条命了。

休假最后一天,把钉钉藏在看不见的地方,终于有了休假的样子。不愿再钉

#求问万友 #此条长期有效
请问各位最近有没有(或者听说)把宠物从国内带出来的经验呀?男友签证下来了想叫他帮忙把我家cookie带出来。但是看最近什么剪护照劝反关小黑屋的可怕新闻满天飞,人可以受罪但是猫不一定受得了,我这么着急接出来也是因为猫猫八岁了年纪大了到了必须有人精心照顾的年龄了。不知道带猫出来被海关劝反的概率会更大还是更小呢?我不知道为啥感觉带猫出国的理由充分一些?我太难受了。感谢大家。

如果你是一位老师,不妨在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告知自己的学生 1989 年的 6 月 4 日发生了什么,哪怕用一种欲言又止的语气,哪怕用一种隐晦神秘的语气,都可以,要相信你的学生们一定会去探寻。

我翻看 alive.bar 今日最热门的「第一次知道六四」标签,发现绝大多数年轻朋友第一次知道六四,都来源于自己的某门课老师。这些老师护住了历史的真相与自己的良知,无愧于师者身份,亦是学生之楷模。

老雷说:外国人不明白为什么四针二舅就成了残疾人,而在我们中国人来看这又是一件多么常见的医疗事故。是的,我之所以是残疾,就是因为卫生官员的贪污,导致所在的镇没有小儿麻痹症的预防药,不仅是我,1989年春夏有大量的儿童患小儿麻痹症。我的表哥是因为打疫苗引起的高烧把脑子烧坏了……太多太多了

一个寺庙供奉了一个战犯你们觉得奇耻大辱,一个孕妇就在医院前得不到治疗你们不觉得奇耻大辱,太平盛世一个老人活活饿死在家里甚至要吃屎你们不觉得奇耻大辱,一个女人活生生在所有人面前被殴打监禁消失你们不觉得奇耻大辱,只是想去悼念死去的同胞却被阻拦你们也不觉得奇耻大辱,一个人一生的积蓄被无耻的侵吞了你们不觉得奇耻大辱,所有与每个人的生存与尊严,情感与人性相关的恶劣事情你们从没觉得奇耻大辱,一个与大多数人的生存并不相关只与某匪的面子息息相关的你倒觉得奇耻大辱了,什么是人性扭曲至极致的地狱,这里就是了,欢迎各位!

#以史为鉴

看到这两张图

想起刘晓波曾经写的诗:

所有的道路都被封閉,
所有的眼淚都被監控,
所有的鮮花都被跟蹤,
所有的記憶都被清洗,
所有的墓碑仍是空白。

(匪国真是把每一天都变作六四。

以彼之矛攻彼之盾这一招越用越顺手了。

爸:我的孩子怎么会是个同性恋?我好想死。
我:小孩是同性恋你就想死?精神这么脆弱?根本不是小孩同性恋让你想死,我看你这样脆弱的心灵遇到任何打击,就受不住了,就想死。
现在经济全球倒退,万一以后还有很多比小孩同性恋更大的打击,那你怎么办?说这种话的人就是精神不适应这个世间,今天不因为小孩同性恋寻死,明天也会因为别的事郁郁而终。你赶紧去运动吧,少想这些有的没的。
爸:女同性恋以后要怎么办?怎么结婚?
我:我找个没房子的女的一起住,我有工作有房子,领养的小孩不就和我姓了吗?我一个女的,嫁出去你家就没人了,我找女的过了,你多一个女儿养老,多一个姓x的小孩,不会绝了后还不用给嫁妆,不是比我和男的结婚更好吗?你自己算一下是不是赚了。
爸:天呐,好有道理。

有种用屎做出武器和屎搏斗得有来有回的屎感。

显示更早内容
雾海

雾海是一个开放且不限制讨论主题的非营利性中文社区,名字来源于德国浪漫主义画家 Friedrich 的画作《雾海上的旅人》。生活总是在雾海中吞吐不定,不管怎么艰辛,他还是站在了这里!希望大家在这里玩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