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有一天或许我真的可以去蒙古吗。
即使是工作签呢?或许真的可以吗?
不是这样连想也觉得不可过于遥远仰望而不可得。

置顶嘟文

今日之工作经验:莫要对别人心软,别人不会对你心软。
工作的时候讲他妈什么义气阿喂!
你跟别人讲义气谁跟你讲啊!
不难为别人就会被反过来难为自己。

置顶嘟文

唉,象上面好多人在思念老张。
张哥,你好不好。

置顶嘟文

我希望所有影视作品中的女同性恋都不要那么暧昧,那么擦边球。

置顶嘟文

新账号叫帕特里克.星,主要是我觉得派大星的本名叫这个是在是太可爱了!
本来是打算叫我新的蒙古名字的,可是也好配啊,一颗海星星在草原之海里。(某种程度上好像又和我cp契合了。果然你们什么样子都可以遇到哇!)

在B站上看了一些有关银行存款的民生新闻,银行坑人的套路可太多了,这位女士存了100万在枣庄的一家银行,该银行在改制后叫枣庄农商银行之后,她发现自己存款只剩一块钱了。在起诉该银行后,却被银行反咬一口称是该女士伪造了存折并将其拘留 :【100万元存银行5年仅剩1元,上告反被刑拘?】bilibili.com/video/BV14U4y137g
这位女士存了一千万到吉林银行,结果发现存款为零。是银行私自拿她的钱做了质押担保,这笔存款被冻结到了2099年:【女子存款一千万却被冻结到2099年!银行:贷款给别人了!】bilibili.com/video/BV1SP4y1H7X
看这些视频时就会看到不少弹幕说“别存这些地方银行只能存四大行” 。结果B站旁边推荐的新闻就打脸了:女士存在工商银行的205万元,发现只剩下了100元,报警才发现钱是被柜台经理转走,银行却不想管:【女子在银行存205万,取钱时却只剩100元,银行:我们不管!】bilibili.com/video/BV1mu411y73
还有这位女士在工商银行取5万块钱的现金,银行给了她五捆现金,前面四捆都是一万一捆,最后一捆却少了两千。女士发现后向银行讨要说法,银行的回复却是离柜概不负责。【大妈刚取5万现金,一点钱少了2000,银行:赔你1000,不要就算】bilibili.com/video/BV1TN4y1M7c
但是真的是“离柜概不负责”吗?
福建有个银行柜员不小心多给1万元,结果却要求多拿钱的男子归还,并将其告上了法庭:【银行职员不慎多给1万元,福建男子不还钱还说“离柜概不负责”,法院判了】bilibili.com/video/BV1eN411f7p
不管是大小银行,都在挖空心思地套路自己的储户,想方设法抢走他们的钱。一位普通人在防范身边各种侵权诈骗尚且不易,还要防范以国家信用做背书的银行,实在太难了。

“当我们想远离俄罗斯时,歧视就变少了”——乌克兰性少数军人的故事

近年来乌克兰对性少数人群的态度有所好转。五年前我都不能和自己的女朋友手牵手在城里散步:肯定会有人走过来打探、骚扰、打骂。但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公开了自己的取向,非传统取向变得越来越正常。

我觉得我们总统对性少数人群态度很友好。他是媒体从业者,一辈子都在与同志打交道。泽连斯基时代性少数人群的境遇好过波罗申科时代……
在战争期间,这个话题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现实迫切性,因为许多公民开始意识到,保护他们的不仅有普通士兵,还有像我们这样的人。我们在战争中也展示了我们的能力。

开战以来,性少数群体开始更频繁地发出自己的声音,因为我们希望尽可能远离俄罗斯,远离它束缚人观点的做法。
总的来说,现在能感觉到列车已经发动,出现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请愿书;在一个多月时间里它已经收集了超过两万五千个签名,这意味着总统必须考虑这一问题。如果有官方人士考虑,这已经是迈出了很好的第一步。

mp.weixin.qq.com/s/aky75hGb7cw

推送发出的第二天,泽连斯基就下令研究同婚合法问题了。

mp.weixin.qq.com/s/T9FXOKM9R4a

反正槽也吐过了顺便说一些写简历cv或者个人陈述ps的小干货:

【要展示你做过什么/学会了什么,而不是展示你多勤劳、多好学、多能干等等这些品质。因为品质是虚的,成果是实的。】

譬如“我为了写着x课程论文,读了无数文献,拓宽了我在xx领域的视野,最后此课程获得90分。”这是完全无效的段落。❌
我会改成这样:“ 我为了写着x课程论文,读了四十本文献,这些文献涉及到xx话题、xx话题和xx方向,譬如《一本文献的名字》和《另一本文献的名字》,在阅读这几本书的过程中我发现原来xxxxx(总结一下文献的一些重要观点),这些文献拓宽了我在xx领域的视野,同时让我意识到自己在xxx方面还不够了解,可以通过后续进修继续深入研究。最后此课程获得90分,老师评论我的论文有xxxxx优点。”✅

再譬如简历“负责教授口语与语法,维持课堂秩序,学生容量为20人,每周授课20小时”无效段落❌
“负责教授口语与语法,辅导学生口语技能和纠正语音错误,为学生创造口语使用环境,使用多媒体教具调动学生产生语言学习兴趣,学生容量20人,每周授课20小时,最后x人语言成绩提高x分”✅

又看到微博上的吐槽贴,中产父母吐槽子女上完大学以后无业啃老。

我有一种感觉:这现象已经成为你国中产的常态和宿命:

父母一代(主要是70后,帖子里的父母自称50岁左右)是改开以后接受高等教育的小镇做题家,靠做题获得大学文凭,毕业后又赶上入世带来的经济腾飞,因此找到体面的、发展前景好的白领工作,在城市定居结婚,有了一点小产业。他们的特点是:从事的往往是技术性工作,在政治上没有权力,所以基本上没可能给子女安排体制内工作;而他们又非常注重子女教育,拼命督促子女读书,并期待子女必须上大学。这就是你国改开以后形成的第一代中产。

而他们的子女(主要是00后)则没有这样的幸运:政治倒退+经济萎靡+防疫弊政,让他们虽然接受了高等教育,但已经很难找到与他们的大学文凭相匹配的、相对体面高回报率的白领工作。而这个贫富差距极大的社会的大部分职业,都属于报酬和前景极差的奴隶工种,无论是他们自己还是他们的父母,都无法接受这种明显是阶层下坠的“就业”。于是,他们往往就成了帖子里提到的啃老不上进子女。

这现象的实质,是你国中产的急剧萎缩和阶层下坠,这国的新兴中产的身份,甚至根本没来得及传到下一代。中产的子女不但很难保住父母的社会阶层,而且直接变成了无业无婚的高级游民:
你国一代中产:小镇做题家→从事技术性工作的体面白领。
你国二代中产:大学毕业→无业游民+最后一代。

这现象意味着什么,我还不好预测;但不会有利于你国长治久安,则是肯定的:有一定教育水平,却过不上自己想要的“高级人”生活的那部分人,也就是古代的不第秀才一类人,从古代起就是最危险的社会不稳定因素之一。黄巢洪秀全都是从这类人里长出来的。
现在,中产父母还能养得起高级无业游民子女,让他们在家吃喝打游戏,别上街闹事;等到中产父母那点产业被通货膨胀金融危机银行爆雷榨干了,养不起他们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相信你国从官员到百姓,都不会很喜闻乐见。

weibo.com/1261531020/M13FNg4qL

@board
(抱歉是我的错,我删除了样本截图了,因为里面含有公民身份证等信息,重新再发一遍)
十万火急紧急插播:
继上海国安数据库十亿人个人信息泄露之后,今天上海随身码数据也泄露了,数据显示遭到泄露的公民信息达到4850万人,样本截图其中就有公民身份证、手机号码和名字。该数据库以4000美元正在网站兜售,请各位上海的象友要引起注意了。
breached.to/Thread-Selling-Sha

地铁默认所有乘客都是恐怖分子,所以地铁宽敞的入口要被拦截成一条窄窄的通道让所有人在上下班高峰时挤成一团过安检。银行默认所有储户都是电信诈骗犯,所以你的银行账户会被随意冻结限制。国家默认所有人民都是新冠的疑似患者,所以随时可以封城封小区封你家,要求所有人以72小时为限自证清白。而制定这一切措施的人,它们却容不得怀疑容不得提问甚至容不得你张口说话。厚礼谢特。

玄子案的结果实属意料之中,因为这和一般的职场上下位性骚扰/性侵并不一样,朱军不是资本家,作为央视主持人他是政治色彩为主的权力高位者,一个由上至下的集权体制所制定的法律当然无限包庇政治权力的高位者,因为这相当于是权力意志的自保,张高丽和彭帅事件的“结果”已经表明一切了,这类事件的判决上如果对受害者有任何的松动和倾斜,那将是强权一方绝对地位的溃败,在一个政治挂帅的国家状告一个政治色彩的权力高位者,基本就和“堂下何人状告本官”没什么区别,这怎么可能告赢呢,法律制度只是走个过场,唬一唬你,你不能当真,美国metoo运动能得以扩散的根本原因是三权分立,性别权益问题就是性别权益问题,而专制体质下这是触及政治站位的,这属于ccp的维稳范畴,而不是私人纠纷的范畴,张高丽也好朱军也好,他们在这件事中是最高权力意志的延伸,他们共用着同一根屌,这根屌可以强奸中国的任何一个人

请象友看月亮🌙
【为了拍,我激动地高原往返跑了】

想着想着突然觉得这一切毫无意义 什么书籍 电影 工作 生活
好像只有拥有爱人 陷入爱情能抵抗这样的虚无
至于🐘 上为什么充斥着其他平台难以见到的“负能量” 大概是因为 人类的感情本来就应该是复杂多样 变化多端 有低落 有高潮
而大部分其他平台都无法宣泄所有情绪 我们习惯于表现自己生活中光鲜正面的部分 甚至认可这样的习惯和默认规则
🐘 上却并非如此 做什么都好 说什么都可以 都会有人接受 有人能产生共鸣 大家还特别友好 :ablobattention:

「如果突然间神奇地,男人可以来月经,而女人不能,会发生什么呢?

显然,月经会成为一个令人羡慕的、值得夸耀的、男性化的事件:

男人们会吹嘘月经有多久、量有多少。

年轻的男孩会认为这是令人羡慕的男子汉的开始。礼物、宗教仪式、家庭聚餐和单身派对都会纪念这一天。

为了防止有权势的人每月失去工作,国会将资助一个国家痛经研究所。医生们很少研究心脏病发作,因为男性在荷尔蒙作用下受到保护,但对痛经的研究却很深入。卫生用品将由联邦政府资助并免费提供。」

mp.weixin.qq.com/s/GCkaqfVl_Yu

存于2020.12.02微博@糸彔綠之33 

我们不是行走的生殖器。
我们要不被猎取的自由。
恐惧的沉默不是我愿意。
我们有权行走世间,不受暴力骚扰威胁。
弦子,我们陪你等一个答案。
弦子,历史和人民在你这边。

世上总有某种你特别想学、想了解的东西。但你不知道它在哪里,甚至不知道它是什么。你只能不停的去学,去接触新的东西,直到有天你如果终于遇到它,你会突然明白你一直找的就是它。

恶心得想吐
凡凡说,武汉那边开始查处印厂了,这下不仅仅是所有同人本都不能印,而是所有制品都不可以印,镭射票之类的也不行
荼哥也说好多印厂都停了
就怕这行动推广到全国,那到时候漫展也没什么存在的意义了

因为微博一发“小红书”三个字就会限流,所以很多人用缩写xhs代替,而我经常把xhs看成xsh👉性生活的缩写。
于是每当有博主说:“给大家看看我的xhs。”
我:瞳孔地震

一九一四年以前,世界是属于所有人的。每个人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在那里待多久就待多久。没有什么允许不允许,没有什么批准不批准。当我今天告诉年轻人,说我在一九一四年以前去印度、美国旅行时根本就没有护照,或者说,当时还没有见到过护照是什么样,他们会一再流露出惊奇的神情,这使我感到很得意。当时人们上车下车,不用问人,也没有人问你。我们今天要填近百张的表格,当时一张也不用填。那时候没有许可证,没有签证,更不用说刁难;当时的国境线无非是象征性的边界而已。人们可以像越过格林威治子午线一样无忧无虑地越过那些边界线,而今天由于大家互相之间那种病态的不信任,海关官员、警察、宪兵队已经把那些边界变成了一道道铁丝网。由于国家社会主义作祟,世界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才开始变得不正常——我们这个世纪的精神瘟疫才开始,作为首先看得到的现象是对异族的病态恐惧:仇视外国人或者至少是害怕外国人。

人们到处抵制外国人,驱逐外国人。原先发明的专门对付罪犯的各种侮辱手段,现在却用来对付每一个准备旅行或正在旅行的旅行者身上。出门旅行者不得不被人从右侧、左侧和从正面拍照;头发要剪短到能看见耳朵。旅行者还必须留下指纹,起初只需要留下大拇指的指纹,后来需要留下所有十个手指的指纹。

此外,旅行者还要出示许多证明:健康证明、注射防疫针证明、警察局开具的有无犯罪记录的证明以及推荐信。旅行者还必须能够出示邀请信和亲戚的地址,还必须有品行鉴定和经济担保书,还要填写、签署一式三四份的表格。如果那一大堆表格中缺少了哪怕一张,那么你也就别旅行了。这些看起来都是小事。我起初也觉得这些琐碎小事不值一提。但是这些毫无意义的“琐碎小事”却让我们这一代人毫无意义地浪费了无可挽回的宝贵时间。

当我今天总算起来,我在那几年里填了不知多少表格,在每一次旅行时填写了不知多少声明、还要填写纳税证明、外汇证明、过境许可证和居留许可证、申报户口表和注销户口表,等等。我在领事馆和官署的等候室里站立了不知多少小时,我曾坐在不知多少官员面前一他们有的和蔼、有的并不友善、有的呆板、有的过于热情一我在边境站接受过不知多少搜查和盘问,我这才感悟到,人的尊严在我们这个世纪失掉了多少嗬!

我们年轻时曾虔诚地梦想过我们这个世纪会成为一个自由的世纪,将成为即将到来的世界公民们的新纪元。可是那些非生产性的、同时又侮辱人格的繁文缛节却浪费了我们多少生产、多少创作、多少思想嗬!因为我们每个人在那几年里要用更多的精力去研究那些官方的规定,而不是去研读文学艺术书籍。我们在一座陌生的城市、在一个陌生的国家,最先要去的地方不再像往昔那样是去那个地方的博物馆、风景区,而是为了领取“居住许可证”去领事馆和警察局。

我们这些人以前坐在一起的时候,常常谈论波德莱尔的诗或热烈地讨论一些文学艺术方面的问题,而现在我们发现自己谈论的尽是一些被盘问的情况、许可证的情况,或者打听应该申请长期签证呢还是申请旅游签证;结识一个可以使你缩短等候时间的领事馆的小小女官员在最近十年里要比在上个世纪和托斯卡尼尼或者罗曼·罗兰结下友谊更为重要。我们凭着天生的悟性始终会感觉到,我们是被施予者而不是施予者。我们没有任何权利,一切都只是官方的恩赐。我们不停地受到盘问,被登记、编号、检查、盖章。

——茨威格《昨日的世界》。一百年前。

给每个人建立政治风险档案

显示更早内容
雾海

雾海是一个开放且不限制讨论主题的非营利性中文社区,名字来源于德国浪漫主义画家 Friedrich 的画作《雾海上的旅人》。生活总是在雾海中吞吐不定,不管怎么艰辛,他还是站在了这里!希望大家在这里玩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