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有一天或许我真的可以去蒙古吗。
即使是工作签呢?或许真的可以吗?
不是这样连想也觉得不可过于遥远仰望而不可得。

置顶嘟文

今日之工作经验:莫要对别人心软,别人不会对你心软。
工作的时候讲他妈什么义气阿喂!
你跟别人讲义气谁跟你讲啊!
不难为别人就会被反过来难为自己。

置顶嘟文

唉,象上面好多人在思念老张。
张哥,你好不好。

置顶嘟文

我希望所有影视作品中的女同性恋都不要那么暧昧,那么擦边球。

置顶嘟文

新账号叫帕特里克.星,主要是我觉得派大星的本名叫这个是在是太可爱了!
本来是打算叫我新的蒙古名字的,可是也好配啊,一颗海星星在草原之海里。(某种程度上好像又和我cp契合了。果然你们什么样子都可以遇到哇!)

唐一水:三八妇女节不是用来庆祝的
截图方便大家转发

【看见身边的女性】

同事大姐的朋友,应该与她基本同龄,也是一位50多的大姐。

这位大姐“差点”拥有婚姻。但是在婚检时查出来绝症,随即就做了手术。

同事大姐说她当时也在手术室外,亲眼目睹准新郎在手术室外比新娘母亲哭得还要厉害,几近昏厥。

但准新娘从手术室出来,就主动提出与对象分了手。想趁着双方感情最好时分开,好过走到她因病色衰,男方因病薄情的地步,保全大家的体面。

出院后,她开始保守治疗。因长期病假,工作也丢了,就自己开了个小卖店糊口,但潇洒得很,动不动就关门来找我那个同事大姐玩。可我同事要上班啊,每当这时,这位绝症大姐就“口无遮拦”地说了:喂喂,再陪陪我嘛,可能哪天突然就看不见我了哦!

可能真的是性格或者说是心态决定命运,天性潇洒的绝症大姐结果一直就平平安安地活了下来,继续开她的小卖店,不穷也不富,也没再结婚。她曾经的未婚夫组建了新的家庭,偶尔在外面碰面了,大家还能像朋友一样聊聊近况,但也仅止于此了。

最近听我同事大姐说,那个未婚夫倒是因病去世了,绝症大姐还去送了个花圈……

douban.com/people/144385711/st

网友投稿
3月8日,中国美术学院的学生头戴粉色假发悼念此前因粉色头发被网暴致死的鸡蛋姬。

今天和朋友正在组装电脑忙得不可开交热火朝天时,忽然听到一声“吃饭”传来,竟然是小猫在按说话按键!这是小猫第1次在没有我命令的情况下自己主动按键了,那一刻在场的2个人类都震惊了,我看小猫的眼神就像看到第1个学会直立行走的古猿一般,见证了生物史上进化的伟大时刻那么震撼,!!!见迟迟没有饭吃,小猫不停的狂按吃饭催促着我们,加饭之后,小猫就没有再按了,看来小猫真的理解了按键的意思。猫学会了说话!!!

机关事业单位这几年为了强推办公电脑国产化,不批电脑采购项目,今年终于落地了,工作与图文相关的同事喜提新国产电脑,装好后问安装人员,怎么装Photoshop,回答说系统不支持Photoshop,你可以用美图秀秀。
专业工作最后只能用美图秀秀完成,像极了这个国家的很多事情。

今天跟我爸聊天的时候提到了武汉老人上街抗议医保被克扣的事情,他说他没听说这件事,但是知道一件也非常可怕的事情。最近某县有两百多个公职人员被抓,因为贪污截流了本来应该发给农民的种粮补贴。一户农民一年可能也只能拿到几百块,就这点小钱都没被放过,层层截留,雁过拔毛,最后几乎没有剩的了。
据说全国的情况都差不多,这个县的人被抓是因为国家审计署的人抽查刚好抽到了他们。其实也就是您国官员平均水平而已…

本质上或许还是优绩主义风气太浓厚了,很多因意外身亡的新闻下面也经常会看到前排高赞评论是“可惜了,xx(逝者)高考成绩这么好,前途一片光明呀”“这么优秀的一个人...(罗列逝者生前各种成就)”类似的情况。但人的价值本来就不需要通过取得任何形式的成就来界定的。一个在社会中受苦的人,无论如何也不应当要求其必须时时刻刻保持积极向上、不遗余力抓住人生中的所有机会让自己走出困境,也不是只有时刻处在高亢的战斗状态中的受害者才值得被人们认可、帮助。况且遭遇了一些磨难的人心理上客观上会比没有遭受磨难的更难以开展人生新阶段,人的认知能力也往往会产生一定的障碍,这种情况下强求他们振作于情于理都很没道理。

发光和发热之间选择了发疯,早睡和早起之间选择了早死,上班和上学之间选择了上吊,买车和买房之间选择了买醉,我的人生

在看一本书《何地有方——小镇喧嚣》,还是会被政府剥削程度所震惊,也太黑了。书里有个真实案例,讲某地农村土地征地,农民发现自己一亩地的补偿是3000,而隔壁村是6000,就跟村政府闹起来,然后发现村里拿到的是1.2万,先把价格压低,如果闹起来就给他们贴 一点儿。而村干部知道上面拿的才是大头,在正式的批文里,区政府拿到的是2.6万,而开放商给到市政府的是7.2万。最终落到农民手里的,只有3000。黑透了。

我记得当年闾丘露薇来我们学校演讲,然后到提问环节,问问题的人问出了一个侵犯闾丘露薇隐私(关于她女儿的)的问题,然后闾丘直接说:“这个问题我拒绝回答,我希望你在提问之前,首先尊重每一个问题。”

骂人最狠的话是什么?不是问候列祖列宗,也不是一连串脏话,而是消灭他人主体性。
譬如饭桌中年最喜欢说的话,“你还年轻”、“我也有过这个阶段”、“我可以理解年轻人有情绪”之类的话,逃避开自己无法回应的问题,将对方的观点降格为非理性的“情绪”。
同样,消灭女性表达观点的利器也无非是“对女人要哄不能讲道理”,即便在真的很情绪化的时刻,这样的措辞也逃避了一个事实:没有办法正面回应情感需求恰恰是一种认知缺陷。
中国在气球事件中的表态也无疑如此,将拜登的回应斥为“无法压制住国内共和党极端声音”,实则绕过了“气球事件事实是怎么样的”这个事实判断。这是一个很明显的诡辩方法。

我认为中国结婚率下降源于现代人试图把爱,性,生育统一在一个人身上。
爱需要共同语言,性需要外貌身材,生育需要经济基础。一个人满足一两个条件不难,难的是同时满足所有条件。但激情,亲密,投入缺了其中一项都让关系非常艰难。
简单翻译一下,现代婚姻既要又要还要,怎么选都错。

@qwertyfff
现在我觉得全中国人吃女人的恶劣程度和根本程度、习以为然程度没有本质区别,有的只是因为地域文化差异而五花八门的具体方式。有的地方不管体面、手抓撕咬,有的地方讲究体面做派、拿着精致的象牙筷子将事先切碎成一万片且已烹调腌制入味的女人优雅地拈起来吃,吃的时候还得配上也是压榨女人奴役女人得来的名贵茶品,吃完了还能写出优雅优美的品鉴诗集出来,而有的温饱都难满足的地方直接把女人当柴火烧。可谓穷有穷的吃法,富有富的吃法,从山村村民到外企高管到国家领导人,没有人不参与吃女人,甚至绝大多数位高权重的女人本身也为了自己的利益和地位权力保障而比一些男人还变本加厉地疯狂帮助男人猎杀女人,是谓Gislaine Maxwell一般的“人才”。

吃女人的确是一个逃无可逃的中国全国性、社会性、历史性的问题。我们在🇨🇳这片土地上谈女权主义,现在根本达到不了一些相对文明社会的高屋建瓴阶段,比如我长期关注的一位生长于🇺🇸、居住于🇨🇦的AFAB非二元女权主义者已经在长期关注和探讨如何在新女权主义中把男性、把所有非顺性别女性的人们都也包含进来,融入进来。这当然也是我所相信的,并致力于最终达到的,但是转眼看看我自己祖国同胞们的今日处境,看看普通90%+以上🇨🇳汉族顺性别男士们的态度和行径,我倒是现在就能坐下来和他们谈同志、谈接纳包容、谈共同对抗共同追求更富有人性的生活了,但人家只会挥刀砍向我、强奸我、暴力伤害我,如果不是直接结伙把我卖掉/购买的话。现在🇨🇳大部分人们在谈论的女权主义,其实仅仅只是求生主义,就是“拜托了,我们只是想活下去,我们只是想不作为你们的食物活下去,我们只是想像人类们一样、像你们一出生就能够的那样活下去”。如果脱离这一点去批评🇨🇳国内女权discourse的种种不够进步,实在是没大意义。我们是被食人族盯上的“猎物”在为了生存反抗,很多时候狼狈不堪、彻底也失去为人的尊严和体面,就只是为了能被允许活下去、抵抗被彻底吃干抹净直到最后一刻。长期生活在这种环境中,能见过几个真正把你把我当成人类对待的“正常男性”,怎么可能不极端、不盲目、不疯狂呢。很多坐下来试图好好讲理的人都被男人们吃掉杀害了。乌衣到底在哪里啊?她什么时候可以被允许作为一个人类生活着啊?那些她试图去探望的、数以千百万计被拐卖囚禁的女性们呢??……已经2023年了啊!

我这些中国同学给我的感觉就是ta们这辈子没接触过穷困的人,走投无路的人,患有心理疾病的人,有身心障碍的人,不是顺性别异性恋的人,被政治迫害的人。所以我总是对ta们的圈子感到震惊,一个高度提纯的圈子,所有人都是富裕的,健康的,精明的,积极的,入世的,爱国的,爱家的,顺直的,成功的。

「武汉大连再爆“白发运动”

继上周三大规模抗议无果后,15日,武汉退休人员如期再次聚集在中山公园外示威,人群中有人喊出“打倒反动政府”的口号,与警察发生推搡。同时,辽宁大连也有数千老人聚集对医保改革抗议。

中媒称减少个人账户是为了“强化统筹基金”,大幅提高门诊报销待遇,不存在挪用医保资金池的状况,但有质疑称门诊要到达500元才能报销,自付费用大增。同时,中媒强调医保改革与大规模核酸无关,而外媒普遍认为此次全国性的医保改革是为了填补疫情造成的资金缺口。

原文链接:

《自由亚洲电台》:<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h>

“远方青木”:<mp.weixin.qq.com/s/BMJIydEgLRc>

《彭博社》:<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

《路透社》:<reuters.com/world/china/chines>」

引用連結:<t.me/OutsightChina/3833>

南开大学讲师吴亚楠 因支持「白纸运动」学生遭校方强送精神病院

出生于1984年的吴亚楠为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博士毕业生,2014年起在南开大学哲学院任讲师。 负责为本科学生讲授《中国哲学史》、《儒家哲学》等。

送药给邻居反被辱骂“母狗”,借孩子打电话给家长后不便提供下一步帮助被家长辱骂“乡下人穷酸”,捐药给家乡也被大量质疑,好像遇到这些事的都是女子,她是个二等人,她凭什么提供帮助,或者提供帮助时不能做到跪在地上全心全意。没法评论这些东西了,就是很心痛,看到那些辱骂的字句,感觉对方并非只想出恶气,而是要置你于死地。

那个踹门拿药的男人的结局真是好,足以证明当今这个男权社会多么包容劣质男性,多么恶臭不堪。
他踹门并辱骂对方为母狗的结局是没有任何处罚,处罚就是一张打印的狡辩的道歉信。男警察包容他,他的男同伴到处狡辩抠女孩字眼,去女孩微博底下评论辱骂。
他没有任何信息流出,还能继续工作,生活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太可笑了,这个垃圾社会。

显示更早内容
雾海

雾海是一个开放且不限制讨论主题的非营利性中文社区,名字来源于德国浪漫主义画家 Friedrich 的画作《雾海上的旅人》。生活总是在雾海中吞吐不定,不管怎么艰辛,他还是站在了这里!希望大家在这里玩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