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kie 转嘟

访谈中的这一段尤其让人感动

——————

袁莉:你怕敲门吗,就是说你会有这个精神紧张吗?

受访者:嗯,有点。就是这些大动静呀。

袁莉:那你还是在推特上说,然后你还来跟我做播客,那你不害怕吗?

受访者:嗯,我觉得害怕归害怕,但是如果就已经经历这些事情了,不去发声不去分享它的话就是苦也白受了。当然这个有点儿这个中国人做什么事情都要有意义的感觉。

袁莉:我觉得这是一个正常的诉求。

受访者:对对对,我是觉得,既然我已经受苦了,我不如去把它变成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

没有什么特别的口号,甚至也没有激烈的政治诉求,只是希望自己遭受的能够有些意义,这当然无关英雄主义,然而比英雄主义更真诚得多。

显示全部对话
Bla©kie 转嘟
Bla©kie 转嘟

说起来我前两天看学科史,发现与我之前认知不同的是(我是文盲),文革之前并不是一个逐步变烂的曲线,或者说虽然ccp本质预谋的就是猛猛冲向地狱,但对于个人体验来说,是有很大反复的。
首先是新中国刚刚成立,学科发展受到了很大规模的支持,这在之前是没有的,可能给了很多学者很大信心和对共产的党信任。同时发生的是对于学者们的马克思主义改造,学习啦自我批评啦,很多学者在这个阶段表现得很积极。
之后这几年积攒了一些实际的不满,于是毛应运提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制造出一种很有希望的气氛。但是在这里说了实话的人马上就在反右派斗争中抓住尾巴被批斗,被送去劳改。
反右结束后有些人被平反,回到了自己本身的工作,甚至恢复了一定学术自由,但其实这时候如果出版著作基本就是集体署名了。同时大跃进打乱了学术研究的进程,加班加点制造了一些没啥质量的报告。但在这之前ccp也接管了大学的组织架构,并从意识形态上影响研究的主题和结果。
之后就是文革。

就ccp的本质是独裁,独裁当然没有知识分子的一席之地,逐步走向文革也可以看出来这个结果。但是建国到文革之间二十年,在个人生命历程中占比很大了,这其中大的动荡都能数出来这么多次,我觉得更不要说细枝末节上小的反复。很多人在这之中都曾抱持过“真的没事了”“真的会变好”的心态。但最后就是垂直冲向地狱。
而现在疫情这场人为灾难中各种反复、顾脑袋不顾屁股、急刹车的行为都很似曾相识,很能体现ccp政治体制的特点,完全一脉相承。

Bla©kie 转嘟

成都“老油条”:我目睹了警察冲进人群的那一刻

“去望平街之前,我一度以为没有多少人会来,最后又变成和朋友吃饭、喝茶、聊天——就像2013年,我去参加反对彭州石化的抗议一样。”以下是成都抗议现场,一位目击者对NGOCN的讲述。





11月27日晚,大批成都市民聚集在望平街一带响应白纸运动。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周日我本来是要上班的,不过武侯区刚好发了社会面疫情防控的通告,“严格重点场所管理”、“暂停营业”。后来我也会想,是不是因为恰好是周末,才有了这场我从未遇见过的大规模抗议。

前一天和朋友看了世界杯,一边还在关注上海乌鲁木齐中路的抗议,所以第二天我一直睡到中午才起来,下午就去了玉林路,打算逛逛街,或是找朋友一起晒晒太阳、聊聊天。恰好也是这天的三点左右,就在玉林路小酒馆外,几个女生站在路边手持白纸,无声抗议。网上看到这张照片之后,我决定去看一看。那是下午四点。

去到的时候,几个女生还在,现场的人不多,甚至可以说是没人管她们。路过的司机有些会鸣笛,还对她们说,“我支持你们”。后来,站在那里拿着白纸的人又多了两三个——有人自发地加入。我本来也想加入,但又很担心会被警察找上门。后来我也得知,几个女生都被警察找去做了笔录。





11月27日,几个成都女生站在路边手持白纸无声抗议。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待到五点左右举白纸的人都撤了。我在那里遇到了几个认识的朋友,就打算一起去望平街。

去望平街之前,我一度以为没有多少人会来,最后又变成和朋友吃饭、喝茶、聊天——就像2013年,我去参加反对彭州石化的抗议一样。因为那天成都还发生了不少事,早上就传出有两个男生在太古里悼念乌鲁木齐的遇难同胞,最后被警察带走了。等到下午的时候,又有消息传出来,望平街已...

完整内容:ngocn2.org/article/2022-12-08-

Bla©kie 转嘟

和我妈聊天,谈到动态清零政策烂尾和它与历史上大炼钢铁、除四害这类政治运动的相似性,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于是问我妈:共产党不可能承认自己有路线错误,所以之前那些运动最后都是怎么结束的?不了了之吗?

我妈:用下一个运动来结束前一个运动啊。

我:……靠,我怎么把这么关键的事情给忘了 :0190:

Bla©kie 转嘟

南京传媒学院学生投稿称
目前中央专案组已经进驻,定性为境外势力煽动
目前投稿人也没有举白纸学生或者其他同学的消息。

听不明白最新蔡霞那期,小小剖析了江那一代的心路历程,再次明白「父权不死,极权不止」这口号太特么point了,结合最近伊朗印尼韩国的新闻,这口号真应该响彻全亚洲

Bla©kie 转嘟

== 谈谈什么是“强制异性恋” ==

❶ 假设所有单身的人都对自己的境遇不满,想脱离单身。
❷ 把初恋、初吻、结婚作为人生重要的里程碑。
❸ 柏拉图关系、炮友关系被歧视。
❹ 在各种人际关系中,婚姻关系被认为是最重要的关系。
❺ 要求个人把伴侣放置在工作和兴趣爱好之上,否则会被指责为“自私”。
❻ 如果一个人不追这种单偶制的、爱情与性完全结合的异性恋关系,那这个人就会被指责为不成熟、不可靠。
❼ 我们的社会、我们的法律系统假设每个人最终都会进入这种单偶的、永久的异性恋关系,并缔结婚姻。
❽ 我们自动认为如果一名男性和一名女性是朋友但不是恋爱关系,那这个男的一定是这个女的的“备胎”。也就是说我们误认为所有男性和女性的关系必然是以异性恋交往为目的的。
❾ 因为社会的压力,很多人被迫与不适合的人交往。
❿ 单独出去吃饭会被认为非常奇怪。
⓫ 表白被拒绝会被认为是一种侮辱。“不合适”被认为是不可接受的理由。
⓬ 如果对方没有做错而选择分手,会被谴责。
⓭ 家暴受害者常常被要求“再忍忍”。
⓮ 因为进入这种异性恋关系如此重要,很多人选择表现出自己并没有的优点来欺骗约会对象。
⓯ 因为这种异性恋关系被认为最好是永久的,很多人不得不花大量精力痛苦尝试改变自己或改变对方,为的就是让两个本来根本不合适的人能继续生活在一起。
⓰ 实际上这种社会性的强制,影响到了人们去找真正合适、真正喜欢的伴侣。

genderkoolaid.tumblr.com/post/

Bla©kie 转嘟

从警察局回来了
到了之后警察直接拿给我一张纸 上面有我被拍到的照片 问这个人是不是我
我承认之后他们开始让我自己叙述26号晚到27号凌晨这段时间干了什么 我就实话实说 但是略去了部分细节(大家懂的)

可能会被问到的问题:
最开始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微博
怎么来的:骑车子
白纸哪里来的:地上蜡烛旁边有一沓 随便拿
听到有人喊口号吗:听到了喊要自由 解封 唱国歌
听到其他的口号了吗:没有 隔太远了就听清这几个(这点很重要 如果承认听到了喊“下台” 警察会拿出来现场其他人照片来让你指认)
几点走的:根据自己情况实话实说
有没有拍照拍视频:没拍 当时手机马上没电了

后来叫我写了一个保证书 “我保证之后不会再参加任何未经批准的集会活动,保证不在社交媒体上传播本次活动相关内容”

身边太多人被警察叫去问话了 我被叫去是因为当晚便衣的执法记录仪拍到我了 后来被人脸识别出来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 即使过去一周了这件事情的余波还未消散 当晚没戴口罩去了现场的朋友 或者面部特征比较明显的(比如染了头发 戴了夸张耳环等等) 可以在心里准备一个大概的说辞 还有其他更细的问题 可以私发单独问我 我看到会第一时间回

Bla©kie 转嘟

#lotr
强烈推荐1981年BBC LOTR广播剧的配乐,这两天第一次听,感觉极为惊艳。youtube.com/watch?v=HL-TpGJouc
来自上世纪80年代、前PJ电影时代,与现在的相比更加古典,像沃恩威廉斯那种英国田园风格。O Elbereth Gilthoniel这首听起来很像中世纪复调民谣,O Lorien很像巴洛克时期的咏叹调。最后还有广播剧中饰演Frodo的Ian Holm演唱的Bilbo's Last Song(这个视频里没有),简直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Bla©kie 转嘟

19年末,在秋冬传染病高发季和春运期间故意隐瞒疫情导致大流行,最后酿成封城惨剧。20年初已经回春,疫情形势远远好于武汉,几乎不可能造成医疗挤兑时又搞全国大停摆做梦清零。从此局部防疫暴政直到22年春,又是在春运过后最好的时候倒行逆施导致一年的人道主义惨剧,最后又在春运之前疾病最高发的时候迫于压力不得不放松暴政。整整三年,没有一刻做出过正确选择,没有一刻遵循过科学公卫,没有一刻不是在破坏正常生活,中共怎么有脸说保护过人民?

Bla©kie 转嘟

只要你发热,你就只剩等死这一条路

@weimuweimu

昨天夜里亲身经历了北京目前的医疗状况,记下来可能没有什么值得借鉴的经验。就希望大家在这个时候,能够身体健康。尽量不去面对这样深刻的绝望吧[合十]

Bla©kie 转嘟

关于伊朗废除道德警察的报道,ins上@from__iran账号有指路一个人对这件事的澄清,几个点如下:

1. 道德警察属于内政部而不是司法部,总检查长 Montazeri说道德警察部门被关闭了,但是内政部没说结束道德警察没说结束审查头巾

2. 过去三个月里,这些新闻媒体以难以核实为由拒绝刊登伊朗人民被处决或监禁的新闻,但却用头条刊登了Montazeri说的这句话

3. Montazeri 告诉议会说要研究要求女性戴头巾的法律,但伊朗议会通过任何法律前需要经过Assembly of Experts 和 Guardian Council。这两个部门并不是选举产生的机构,主要目的是确保所有新的法律符合伊斯兰标准

原文链接: instagram.com/p/ClwA06jgdyt/

只能说感觉跟取消做核酸但做什么都要核酸如出一辙,还是得继续关注这件事情...

Bla©kie 转嘟

RT @Tianwei_Yin:

警察能否在公共场合随意检查路人手机?

政法大学仝宗锦教授从理论层面进行了全面详实的分析,原文如下
mp.weixin.qq.com/s/YDRZBaYhHPM

我完全认同仝教授的观点,另从实际操作层面谈谈遇到这种情况,现场及后期的应对策略 twitter.com/wongkim728/status/

twitter.com/Tianwei_Yin/status

Bla©kie 转嘟

国王决定把衣服穿回去。于是各大博主争相科普布料的好处,时尚达人连夜更新时装目录,“把脱掉的衣服一件件穿回来”的励志故事荣登热搜。
也没说之前的不好,潮流嘛,本就日新月异。况且现在也不是换掉,不过是披件外套重新搭配升华美感!
反正闹哄哄的吵得很,唯恐说得比别人晚。唯独最早说实话被砍头的小孩,再也开不了口。

Bla©kie 转嘟
Bla©kie 转嘟

Highlight一下,内容重要!

用vpn和翻墙并不违法。可以参考以下视频说明和法条解读:
youtu.be/8cv0rhMmGV4

Bla©kie 转嘟

虽然放开的大趋势似乎已经不可逆转了,但我还是乐观不起来。习对EU官员的回应其实让我很绝望。

习将国内的情况一言以蔽之为“三年时间太长令学生很沮丧”,就说明他无视了工人和市民要求复工复产恢复正常经济生活的诉求,也丝毫没有认为自己之前的防疫政策有哪里不对,而是将问题局限在“大学生被关出毛病来了,是学校管理的问题”。

所以接下来,就算表面上,大方向上,政策上,似乎是放开了,但是具体地方基层的实操上,对民众的管控手段上,大家想看到的改变我估计大概率不会出现。听其言,更要观其行。政策与实操不一致的情况在中国太常见了。

比如,健康码不会取消,人员流动所需的核酸检测报告不会取消,方舱不会拆除,医疗资源不会增加,有效的疫苗不会引进,出国还是出不了,国内出行依旧障碍重重。

在经济领域,已经被干掉的互联网、教培、影视、文旅行业,依旧不会复苏;想转移的产业链依旧会加速转移;报复性消费不会出现;经济也不会有太大起色,并且你无法再将经济衰退归因于防疫政策的不确定性了。

之前美领馆让美国公民囤14天的粮,看上去似乎是个错误警报,但我仍然觉得囤粮还是要囤,因为接下来中央和地方的管控政策必然会出现反复横跳,社会治理也必然会更加混乱,落到每一个人的头上,发生什么都有可能,所以仍然需要做好最坏的准备。

Bla©kie 转嘟

进去先登记的生物信息,指纹掌纹声纹视网膜身高体重正面以及两个侧面的照片,手机的IMEI号也被登记了。手机被收了六天要被国安查。查完后要当面删掉VPN 外网软件和拍的照片。这里是靠自觉,对方可能是比较忙没有细看细查具体还剩下什么软件。
手机拿回来后感觉系统应该也是被重刷了,因为我的桌面输入法闹钟各种软件的设置都和原来不一样了要重新设置。
现在就是非常想卖掉这个手机再换一台用,感觉这个手机已经非常不安全了。

显示全部对话
Bla©kie 转嘟
显示更早内容
雾海

雾海是一个开放且不限制讨论主题的非营利性中文社区,名字来源于德国浪漫主义画家 Friedrich 的画作《雾海上的旅人》。生活总是在雾海中吞吐不定,不管怎么艰辛,他还是站在了这里!希望大家在这里玩的开心~